1. 首页
  2. 什么好?
  3. / 正文

5G正式商用,边缘计算还被“边缘”吗?

边缘计算是5G最重要的应用模式,它是5G在网络边缘使能各行各业的关键。今年年中5G牌照发放,11月1日三大运营商正式启动5G商用,这使5G边缘计算从试验、试点开始走向试商用。但对运营商来说,如何建立适合商用的边缘计算网络,如何在满足边缘计算需求的同时,还能有不错的效益,这些都是难点。

从需求入手 刀刃向内柔性向外

边缘计算产业联盟ECNI工作组联席主席、中国电信战略与创新研究院IP与未来网络研究中心主任雷波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说:“什么是边缘计算网络,把计算节点放在网络边缘的机房里,靠近基站,就是边缘计算网络吗?”其实这正是运营商发展边缘计算早期的认识,面对商用,这种认识证明是错误的。

当运营商把服务器放在网络边缘后,大家逐渐发现仅仅如此并不能实现想像中的边缘计算,因为用既有的网络承载边缘计算的流量,网络中的流量流向,即网络路由的设计上并不符合边缘计算期待的目标,达不到承诺给客户的5G低时延、高带宽的数值,也不能实现数据不出本地的要求。

在4G网络中,从下往上的网络层级分别是由基站构成的接入网,接入网之上的承载网,承载网之上的核心网形成。业内往往将同一级网络中的流量称为东西向流量,将不同级网络的流量称为南北向流量,流量自身携带数据信息,而网络路由根据这些信息判断要把流量送往哪个方向。

“原来传统的无线承载网是南北向流量,用户的数据业务会送到核心网中,而核心网是省级网络。”边缘计算产业联盟ECNI工作组联席主席宋军博士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现在MEC是明显的本地化流量模型,很多流量就在本地而且尽量要靠近用户,一些数据流量就不出企业园区。”

“这让我们反思,应该反过来从边缘计算的角度,看看它对周边网络到底有什么样的需求。”雷波说。

从效益入手 通用技术个性使用

与此同时,5G边缘计算描绘的前景,让越来越多的行业对边缘计算产生了兴趣。“以前是一个、两个客户和我们运营商交流如何通过边缘计算满足要求,当客户越来越多,我们就发现自己做不过来。”雷波说,“现在我们需要一个平台,将不同的客户需求梳理出来,针对关键需求,考虑让网络如何来适应。”

这种思路在运营商和设备商中达成共识。今年9月份,边缘计算产业联盟成立了ECNI(边缘计算网络基础设施工作组)。这个工作组主要有两个目标,一是摸清规模部署MEC存在的网络挑战是什么;二是在MEC技术积累的同时,逐步建立像云计算那样完整、清晰的网络层次和技术体系。

“我们希望借ENCI这个平台,把所有边缘计算的需求信息放在一个池子中讨论,拉通客户的不同需求,最好是一张网能够解决,这也是目标之一。”雷波说。

要实现这个目标,面临的挑战是相当大的。因为MEC应用具有很强的个性化需求,运营商提供的通用化网络如何能满足多样的个性化需求?

例如在固移融合业务场景,需满足移动网络和固网同时访问边缘计算业务的需求,以及低时延、高可靠性连接需求,实现无缝业务体验;又如在运营商网络和园区网络融合场景,需求主要集中在新型移动网络技术如5G的接入以及网络的互联、互通、互操作;再如在现场边缘计算网络,需求主要是OT网络与IT网络的融合以及现场业务的确定、实时、可靠和安全需求。

“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边缘计算共性需求抽象出来,如果未来的边缘计算网络能够匹配这些关键共性需求,就意味着能够满足边缘计算80%~90%的需求,从而可以在个性化和通用性之间寻找平衡点。”宋军说。

“从远期看,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个网络的架构设计好,可以反哺到各个行业,例如工业互联网领域有些需求,可以适当地修改,双方达到最佳的匹配度。”雷波说,“有些工业互联网领域把指标定得过高,其实他并没有这么高的需求,仅仅是认为运营商应该提供这样的能力,而这些高指标往往意味着高成本,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可以做协调,我们把一些指标抬高,他把要求放低一点,大家在成本和效率上达到最优化。”

通用技术最大的优势是规模化应用,使边际成本不断下降。“未来边缘计算不能太贵,否则用户是接受不了的。我们要推动建设成本的下降,使边缘计算网络的业务报价也能下降。工业界客户才能够真正用得上。”雷波说。

发布白皮书 四大挑战六大关键点

在11月28日召开的2019边缘计算产业峰会上,工作组发布了《运营商边缘计算网络技术白皮书》,完成了第一个“小目标”。在这本白皮书中,将各种边缘计算场景的网络需求总结提炼为七大方面,这在业界还是首次。“在这些需求中,有些只要改一下网络就可以,有些就要联合网络技术专家、学术机构,推动形成新的网络架构来解决问题。”雷波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