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什么好?
  3. / 正文

2020年货备好了么?今年最值得买的年货就是TA了

  年,像淡烟,又像远山的晴岚。我们握不着,也看不到,当它走来的时候,只在我们的心头轻轻地一拂,我们就知道,年来了。——季羡林《年》

  2020的浪漫元旦一过,我就催促着老公尽早去买烟酒,女儿在旁开心地拍手,“太好了,马上就要过年了!”

  你看,季羡林都说不清什么时候到来的“年”,5岁的孩子知道。

  春 “年货”到,年就到。

  多少年来,中国人始终用一种近乎虔诚的态度去置办年货。因这其中,有对自己辛苦工作一整年的总结及肯定,有对亲朋好友虽不常见却真心挂念的情意表达,更是对未来所有幸福美满的期望与寄托。

  从某种程度上说,“年货”的选择表达着不同的价值观,折射了我们生活的本质。

  所以,这么多年,你有怎样的年货记忆呢?

  70年代 我们都一样 快乐又善良 年货关键词 | 两口白糖

  李孟出生于1955年。那一年,新,张粮票正式发行。

  在计划经济的时代,不同种类的票证,成为老百姓们过日子的基本保障。“没有票证,就算有钱也是买不到东西。”

  小时候的李孟最喜欢吃糖,能在稀饭里放上几勺白糖,是他觉得最幸福的事情。买白糖也需要用票证,每个月爸爸妈妈买到白糖之后,他就带着哥哥弟弟们一人蘸一口,生怕多吃一点,下一次再想吃就没有了。

  过年是全家人的幸福高光时刻。爸爸腊月里一早就提前去县城的百货公司排队,用攒下的粮票称来一斤好酒两斤白糖。过年时,好酒送到爷奶家,孩子们真正的过年福利是可以一下子吃两口糖。

  正月围炉而坐,爷爷、爸爸砸一口,的白酒,孩子们吃两口红纸包的白糖,记忆里再没有比这更甜蜜的事情了。

  80年代 晚会上那个叔叔真好看 年货关键词 | 电视机、大白兔奶糖

  八十年代,手表、自行车、收音机这些‘老三件’最为流行,能配齐这些,就是过上好日子的表现。

  李孟最难忘的年货记忆定格在1984年,他成为了亲戚朋友当中第一个购买电视的人,这件当时的奢侈品,着实让他风光了好一阵子。

  1987年春节,李孟在供销社商店终于买上了瓶装白酒,给儿子带了一大包过年才有的大白兔奶糖和麦丽素。

  晚上全家围坐在那台漂亮的电视机前看春晚,费翔唱了《冬天里的一把火》和《故乡的云》,没到3岁的李想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突然之间蹦了一句:这个叔叔真好看。

  李孟笑得嘴里的白酒都喷出来,后来好多年看春晚大家都习惯去评比一下哪个叔叔,看。

  90年代 他来了,他带着大哥大走来了 年货关键词 | VCD、大哥大

  自由、开放的种子在80年代萌芽,在90年代长大。

  太多的新鲜事物如雨后春笋般赶趟到来,绽放着夺目的光彩,磁带、收音机、CD、电视、再到MP3、随身听,尤其是VCD机入驻了家家户户,把港片的光辉播种到了80、90后的记忆深处,开启了一个流光溢彩的崭新时代。

  90年代初,李孟和几个朋友下海经商,赚得人生第一桶金。那年春节前,他为自己购置了一部大哥大。

  年夜饭上,大家已经喝上了真正的好酒,对酒当歌,推杯换盏之时,李孟总要拿出大哥大跟谁说两句,把这个沉甸甸的黑板砖握在手里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的羡慕眼光。

2020年货备好了么?今年最值得买的年货就是TA了

  21世纪 我们不一样,个性又张扬 年货关键词 | 数码产品

  21世纪的钟声响起,整个时代都镀上了金光。

  “老三样”的故事彻底翻篇,糖果还在,但再没有那么甜。“科技改变生活”融入了每个人的日常,在置办年货时,也为不同人提供了更广阔的个性选择空间。

  2019年年夜饭,全家都一直跟李想碰杯,夸他挑选的年货送到了大家的心里去。

  妈妈拿着,款手机,配上贴钻的红壳子,聚会合照再也不会担心被人比下去;侄子得到了一部手提电脑,春节吃鸡的时候一直猛夸李想是最酷炫的长辈;去年,李想自己的孩子也满三岁了,过年时他网购了一台无人机,春节期间,他带着孩子到公园连飞了好几天,小家伙开心极了。

  李想说,去年守岁时他和老爸李孟从年货说起,回顾了此前这许多的故事,爷俩一盘花生,一瓶好酒,喝着喝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爸爸说时光残忍,多少从前精心挑选的年货,如今变成了谁都不再记得的东西;

  李想说时光伟大,大浪淘沙后,它为我们留下的,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听罢,李孟特别宝贝地从橱柜里抱出今年李想送的两瓶水井坊说,“你说得对,过年高兴,咱们吃好酒。”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