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什么好?
  3. / 正文

对话李臻怡教授:线上教育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摘要:线上教育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它有利刃,也有软肋。

*来源:新传研读社(ID:xinchuanyandushe)

因为疫情原因,大中小学昨日开始陆续推出线上课程。然而,仅仅是第一天,就出现了不少“翻车”事故。老师们纷纷表示:”上了网课才明白,主播这工作......的确不好干。“还有一位老师在线上教学时挥泪呼喊:“请同学不要刷赞了!你那边刷一个,我这边卡一下。”

前些日子有人说,此次疫情将会成为中国线上教育真正的起点。

昨天晚上则有人说,没准也可能是终点。

在本期推送中,我们想严肃聊聊大学线上教育的正确姿势。为此,我们越洋连线了加拿大皇家大学(Royal Roads University)传播与文化系系主任李臻怡教授。他在加拿大有多年线上课程的研发和教学经验,对于这次疫情之下的“网课潮”,他也想和我们分享自己的思考和建议。

(李臻怡博士,加拿大皇家大学传播与文化系系主任,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跨文化硕士学位课程的创始人。2011 年,获得加拿大国际教育局颁发的皇家大学凯利杰出教学奖和国际教育创新奖。)

访谈录音稿经过压缩编辑,共5020字。你可以从中获得:

1. 网络本身不是单纯的传输媒体,网络自己是“活”的,甚至本身就是一个创造者。它提供了很多可能性,让我们去做很多以前不敢想象的事。
2. 网络课程拥有完全不同的生态系统。它需要教师与学校的IT部门协作,也需要教师将自己的角色转变为”项目执行者“。
3. 网络课程并不是万能的。在我的经验中,至少有五种课程,并不一定适合通过互联网进行。
4. 网络课程的本质是互动和发表观点。在网课上,学生尽可以”冒犯“一点。
5. 在疫情之下,学校需要有一个很好的评审机制,和一颗体谅的心。不要一下子把所有老师都赶到网上去讲课。

一、我用网课,做了哪些面授无法完成的事?

我想分享的第一点,就是千万不要简单认为网络授课可以成为面授临时的替代。我在加拿大皇家大学讲的课里,有80%是网络授课。我刚刚开始讲网课时觉得,只要把我面授的课搬上去就可以了,后来才发现,这样的想法太简单了。因为有一些面授的东西搬不上去,还有有一些授课的节奏、方法都不合适。

因此,我想表达的第一个核心观点是:网络本身不是单纯的一个传输媒体,或者是一个渠道,通过这么多年的实践,我会发现,网络自己是“活”的。在授课过程中,网络本身其实是一个创造者,它提供了很多可能性,而这些可能性是面授不能提供的,或者提供起来非常难的。

比如说电子书。我现在用的教材都是电子书,还包括一些期刊论文。在网络授课的时候,我讲到了一本期刊,直接给学生一个link,让他们自己去看就行了。在线下课堂里,这当然是比较难分享的。

还比如说,在设计作业时,我可以让每个学生写一个“渐进式”的博客。他先写一次博客,然后听到同学的反馈,他再写第二次博客。一门课上完,通过这十几个博客,他再进行反思,或者用理论进行分析。这种作业形式基本上也是无法脱离网络的。

我们还会做“collective wiki”。比如课上讲到一个“关键词”,我们就开一个栏目,所有人在上面编辑。这个词条的贡献者,有班里的同学,也有授课的老师,其实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而这件事情你在线下反而很难操作。

影音分享在网络上非常容易。学生谈到不同的文化现象时,他手机上一张照片,当场就可以传上来,大家可以非常直观的看到,并参与讨论。另外,我也会分享一些比较长的影视作品,线下课堂的时间有限,但是在网上,我可以把整个电影放在上面,他们有空的时候自己去看就好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