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送什么?
  3. / 正文

沙子呷任三连连长时有句口头禅:“三连出品,必是精品”

送你一捧索玛花

■李 宏

沙子呷任三连连长时有句口头禅:“三连出品,必是精品”

沙子呷和妻子莫色次果应邀为凉山彝族自治州应征入伍战士上役前教育课后的合影。魏玉麟 摄

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中央宣传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联合发布13位“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当莫色次果得知丈夫沙子呷入选的消息后,特意到海拔3000多米的山上挖了一棵索玛花种到院子里。虽然已经过了开花的季节,但她每天精心呵护着这株索玛花。莫色次果最大的心愿是丈夫回来时,索玛花能够灿烂地绽放……

沙子呷是凉山彝族人,火箭军某工程旅营长,当兵18年只做了一件事——为共和国战略导弹武器筑巢。他两次荣立二等功,三次荣立三等功,201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2019年被评为火箭军“十大砺剑尖兵”。每当沙子呷取得荣誉时,妻子莫色次果(汉语名为莫小梅)都会望着远方,用彝语深情地唱一遍《情深谊长》。她知道,丈夫最爱听的就是这首流淌在大凉山深处的歌。

我们是在为共和国的战略导弹筑巢,自己干的是党交给的活

“呷”,彝语意为“英雄”。4岁时,莫色次果与沙子呷按本民族习俗订了娃娃亲。2002年夏天,17岁的沙子呷给40公里外的莫色次果写了一封信:次果,我想去当一个像村里陈老兵那样的兵。次果在父亲陪同下走了半天山路赶到沙子呷家,村里人已经准备好火把、篝火,还架起大铁锅炖了一大锅菜,准备为沙子呷送行。次果有些赌气地问陈老兵:你为什么要让我的呷去当兵?陈老兵一边教沙子呷打背包,一边解释说:沙子呷今年火把节夺了赛马和摔跤双冠军,优秀青年就应该送到部队去!次果听陈老兵这样夸沙子呷,心里自然美滋滋的。陈老兵还当着次果父女俩的面对沙子呷说:记住,我们凉山彝族是从奴隶社会一夜跨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共产党让我们吃饱了饭,我们要懂得感恩。

第二天早晨,村里人将沙子呷送上了北去的运兵车。次果牵着沙子呷的手叮嘱说:到了大城市,别忘了大凉山里的次果。父亲沙友合也叮嘱说:记住阿爸的话。你的父母从小都是孤儿,是共产党让我们一家人翻了身。面对亲人们的嘱咐,沙子呷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到了原第二炮兵某部的一个连队后,沙子呷和战友们都傻眼了。“二炮”不是搞高科技、发射导弹的吗?怎么会在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干起了这样的活?在地表深处打眼、放炮、掘进、支模、被覆、喷浆,白天见不到太阳,夜晚看不见月亮,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工区没有邮局,电视信号弱,读到北京的报纸要等一个星期。

第一天从地下坑道里出来,新兵们互相盯着对方的一身泥水,哭得稀里哗啦。沙子呷没有流泪,没有退缩,他的脑海里回响着陈老兵、父亲和次果的嘱咐。他有用不完的力气,即使再苦再累,晚上睡一觉,早上吃三个白面馒头再喝一碗白米粥,体能又恢复得像从前一样。从当兵那天开始,他脑子里始终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我们是在为共和国的战略导弹筑巢,自己干的是党交给的活。

但在五营九连这个群体中,沙子呷也有自己的苦恼。由于跟战友们语言不通,工间聊天插不上嘴,开会发言说不上话,还被战友们取笑:说话呜哩哇啦,吃饭全靠手抓。这个从小没离开过彝区的“孩子王”渐渐有了自卑情绪,他不再主动跟战友们搭话,经常一个人望着远山呆呆出神,想念他的莫色次果。

一次,带班的指导员叶国迎让他给班长带话,下班前要把施工材料从坑道B口运到A口。沙子呷怯于汉语讲不流利,一直没敢向班长转达指导员的命令。看着堆放的方钢发了一阵呆,一身腱子肉的沙子呷对着群山大吼了一嗓子,脱下衣服垫在肩头,扛起长达6米、重100来斤的方钢独自运了起来。

一根、两根、三根……从早到晚,等运完50余根方钢,沙子呷已经累得精疲力竭,血肉模糊的肩头也跟衣服黏在了一起。下班前,来作业面检查的指导员了解情况后,既心疼又自责。从那以后,他拿出字典逐字逐句教沙子呷发音,开会和新闻点评时,有意识地让彝族战士发言,利用施工间隙主动找他们拉家常,制造沟通的机会和环境。几个月后,沙子呷不仅学会了用普通话和战友交流,对于水平梁、进尺等施工术语掌握得滚瓜烂熟,性格也变得开朗了。

真爱就要坚持,如果放弃了,你就不配叫“铁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军营生活,战友们给沙子呷起了几个外号,“呷子哥”“铁人”等等,而叫得最响的,还是“呷子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