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样?
  3. / 正文

富途证券丨友邦保险之王是如何炼成的?

  长期以来友邦的估值一直是保险股中最贵的,当然贵有贵的原因。友邦可以说与内地的保险股走了一条不同的路,或许是因为吸取了之前母公司AIG的教训。在2010年上市后友邦的首份年报中有这样一段话: 「不少金融服务机构及一些评论员,习惯以市场份额来衡量企业的成就,并以年化新保费为指标。由于所有寿险业务都需动用股东资本来支持偿付能力准备金,因此在追求业务量大但利润率低的业绩,表现往往强差人意。和其他企业一样,友邦保险集团亦希望扩大其市场份额,但我们有重要的区别,就是不会盲目追逐市场份额,亦不会牺牲盈利和合理的回报。

  我们衡量集团新业务增长目标的主要指针就是新业务价值。它是衡量新业务经风险调整后的盈利能力和业务量,是最可靠的指标。业绩指标的转变,对员工士气、工作排序,及达标承诺等各方面皆有良性影响,本人从各地区团队都获得非常正面的响应。」

  如果大家看过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实际上伯克希尔的保险公司经营理念与友邦保险是一致的,不追求规模但是追求有质量的增长,而国内的一些保险公司却走了完全相反的方向。这里我可以截取一段1982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中的一段话供读者对比:

  惟有一种情况才能改善保险业承保获利的状况,这和铝、铜或玉米生产业者相同,就是缩小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差距,而不幸的是不像铝、铜,保单的需求不会因市场紧峭而一下子就大幅增加,所以相对的,须从紧缩供给面来下手,而所谓的供给实际上是偏向心理面而非实质面的,不须要关闭厂房或公司,只要从业者克制一下签下保单的冲动即可。

  而这种抑制绝不会因为获利不佳而发生,因为不赚钱虽然会使业者犹豫再三,但他们却不愿冒着丧失市场占有率与业界地位而放弃大笔的生意。反而是需要自然的或金融上的大风暴才会使从业者大幅缩手。

  正是聚焦新业务价值这个指标的高质量增长,让友邦专注于保障型保险,并执行了「最优秀代理」策略,而长期保障型产品占比高可带来死差提升与剩余边际快速积累。而死差扩大、剩余边际摊销稳健增长则是反映内含价值稳定性与会计利润成长性的最关键指标,从而使得友邦的估值远远高过同业。友邦保险用自己的做法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诠释了什么叫做慢就是快(fast is slow),并成为了保险行业之王。

  一、友邦保险的历史

  友邦曾经是AIG 的子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IG)成立于1919年,曾经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国际性金融保险服务机构。在2008年之前不到40年的时间内,AIG的市值从3亿美元攀升至最高的近2000亿美元,长期位于美国利润最丰厚的十大公司之列。然而,AIG在08年的金融危机中遭受重创。2008年经营亏损达到993亿美元。在随后的2009年,其市值由2006年底的1900亿美元下降至17.5亿美元。巨额亏损、股价暴跌、信用评级下调、交易对手追索抵押品,这些危机环环相扣,导致AIG陷入绝境,最终不得已接受美联储注资,实质上被政府接管。

  1919年11月,史带走下了停在上海港的一艘蒸汽轮船的甲板,走进了这个充满机遇的城市。12月19日,史带便在南京路和四川路交叉口租下了两个房间,聘请了两位办事人员,开创了美亚保险公司。就这样,在27岁那年,史带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公司即后来的AIG。

  1921年,史带创建了友邦人寿保险公司,这样他就可以跟其他外国保险公司区别开来,开始向中国人出售人寿保险。史带先生总是在不停地工作,不停地规划、旅行,不停地开设新的分公司。几年之内在中国一共开设了14家分公司,随后又把业务拓展到了香港,后来又到了菲律宾南部,曼谷和西贡。

  除了在战争期间短暂停止营业外,AIG一直营业到1949年,史带把公司搬到纽约。1969年,保险业传奇人物格林伯格开始担任AIG的CEO,AIG进入快速成长期。1972年,尼克松访华,AIG新掌门人格林伯格看到了机会,「随着尼克松的出访,中国会逐渐敞开大门,我希望我们能受到邀请。而且我希望能够成为第一家被邀请回到中国的公司。」

  1975年格林伯格获得了机会,他的第一次中国之行非常成功。中国也希望能够跟一家外国公司建立合作,AIG 正是最合适的人选。双方签订了一份协议备忘录,那份备忘录中最重要的一句话是「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与AIG 将会继续讨论建立合资公司的可能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