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样?
  3. / 正文

金耀:“领”与“袖”

金耀,绍兴市劳动模范,现任中国服装协会服饰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嵊州市领带行业协会名誉会长、巴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纺织产业最具贡献人物。

走进位于嵊州的中国领带博物馆,中国服装协会原会长蒋蘅杰的《序言》映入眼帘:“自古服饰演春秋,今朝领带系时尚。”30年间,嵊州从古典的“越剧之乡”变身时尚的“领带之城”。在“领”口的带子和“袖”上的服装之间,巴贝集团游刃有余,而拥有庖丁解牛般胆略和技艺的,是巴贝集团掌门人、嵊州本土企业家领袖——金耀。

“领”时代之先,善长“袖”之舞

公元1670年,克罗地亚骑兵凯旋巴黎,他们戎装威猛,脖领上亚麻布的围巾,在阳光下色泽各异。在凡尔赛宫引领封建时代“欧洲时尚”的路易十四的眼前一亮,皇室、贵族也争相效仿。“领带”从此在西方兴起。

319年后的1989年,在远隔千里的古越之地嵊州,刚毕业5年的“工人子弟”金耀,打破铁饭碗,离开嵊县(今嵊州市)乡镇企业局,来到浙江佳友领带公司。彼时,“佳友领带”是绍兴市首家中外合资企业,在总经理金耀带领下,1992-1993年连续两年被评为浙江省最佳经济效益三资企业。

黄澄澄的“第一桶金”,源于“佳友领带”完成了一道人无我有的“填空题”;但在“小商品”和“大产业”之间,金耀又做了一道人有我专的“选择题”。

1993年初,金耀二度下海,创办了国内最大的领带专业生产厂家——浙江巴贝服饰有限公司。担任巴贝高管的金耀,顶着70%负债率的压力,硬是投资近千万,在国内首家购进了多款国际先进的制造设备,被媒体称为“中国领带面料史上的一场革命”。

墙里开花墙外香。德国领带面料“百年老店”USM公司不选苏州、上海,唯独向浙东一隅的嵊县巴贝,提供了460万的设备,并把当时所有订单都交给了巴贝。1995年起的短短两年间,金耀让巴贝的固定资产扩大了近4倍,年产量增加了10倍。

2003年,当其他领带企业开始效仿巴贝,大规模进口高档织机,金耀又出人意料,跳出日益趋同的面料“红海”,挺进染色和后整理工艺的广阔“蓝海”。他再次大胆引进了国际最先进的电脑筒子染色设备,新投运的大针数提花机也采用了荣获国家技术二等奖的彩色数码仿真技术,能使单幅织物的色彩达到4500种。

一招鲜,吃遍天。此后10年,嵊州领带产业集群年产量占全球比重从40%跃升至接近70%,巴贝领带则成为全球生产规模最大的高档领带生产企业。

“我们看世界领带发展史,其实是一个产业转移的历史,最早,领带的生产、研发、设计重心都在英国,之后转移到意大利,再到韩国、日本,现在集中在中国嵊州。”2013年,世界银行原副总裁、经济学家林毅夫到嵊州讲课时感慨说。

勒紧的“领”口,挽起的“袖”口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金耀好几次在办公室里烟雾缭绕、来回踱步。

金耀曾向新华社记者透露,曾想“抄底”一家英国从事中间商业务的公司,后因种种原因收购计划无果而终。今年秋天,金耀再次语出惊人,“从制造型企业转向销售型企业,是个很痛苦的选择。但要摆脱1亿条领带才换1架飞机的尴尬角色,只能把上下游产业链打通。”

当机立断。金耀挽起袖子,答出了一道人专我优的“判断题”——

2009年,乘着“东桑西移”的东风,巴贝涉足上游真丝产业,与四川南充市签约建立了100万亩蚕桑基地。这意味着,3亿多条领带首次拥有属于自己的原材料供应基地。面对每年白厂丝6000多吨的供需缺口,今年9月,金耀和巴贝同事们仍在广西、云南等地物色新的生产基地。

稳住了上游,金耀又向下游动手。他创办了巴贝纺织、巴贝男装,推动中国新型针织技术研发中心落户嵊州,把企业经营范围延伸向家纺、服装产业。

为家乡“领”路,不“袖”手旁观

商海弄潮20载,金耀又要在转型升级这道“综述题”上赶考。他成了家乡支柱产业的“领路人”——嵊州市领带行业协会会长。

“现在,年轻人系领带的越来越少了。”金耀直言不讳,“嵊州的领带企业超过了1000家。蛋糕就这么大,领带行业正在成为一个微利行业。”

行业遇冷,唯有抱团取暖。近3年来,金耀和领带行业协会同行运筹帷幄,率全行业连续8次提价,寸土必争地在国际采购商手中争夺定价话语权。为防止采购商各个击破,2008年,协会召集美国、日本的14家供应商举行联席会议,经过20天的心理战,外商们终于扛不住了。此后4年间,嵊州领带的出口价从2008年的2.2美元涨至2013年初的3.25美元,巴贝领带更是率先突破10美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