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样?
  3. / 正文

《我们都要好好的》“御姐”回归“小女人” 刘涛:恐慌在我身上没出现过

  《我们都要好好的》在北京卫视开播以来取得了优异的收视成绩和良好的口碑,网络上围绕“丧偶式婚姻”、“环保式生气”、“主妇抑郁症”等话题引发热议,网友纷纷表示这部剧直戳心坎:“现实婚姻无非就是这样,我拿起砖头无法抱你,放下砖头无法养你。”近年,被粉丝叫惯了“霸气涛姐”的刘涛,在《我们都要好好的》中暂别“女王范儿”回归“小女人”。

  其实,不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刘涛与其扮演的“寻找”都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我就是一个什么都想得开的人,我不会让自己抑郁。另外,我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而寻找因为与社会脱节实际上很依赖别人,当重返职场时也缺乏自信。”

  戏中的寻找柔弱、自卑,现实中的刘涛坚韧、独立,更像是涅槃重生后的寻找。她直言:“恐慌在我身上没有出现过,人的一生不就是一次一次遇到困难,再一次一次想办法来解决吗?其实有时候根本来不及崩溃。”

  谈角色

  “寻找”像个需要光的黑洞

  剧中,一场历劫的婚姻给角色“寻找”带来了二次成长,令她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人生价值。“夫妻间不管是在一起还是面临分开,彼此都是或曾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人,现在抑或是未来都应该要好好的。”

  在刘涛看来,失去婚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婚姻中迷失了自我,“寻找跟安迪不同,对于像她这样一个完全脱离了社会、没有工作,甚至没有社交圈的人来说重新回到职场是很困难的,但她做到了。”从洗衣做饭的“抑郁主妇”,到“中年职场实习生”,再到独当一面的时装编辑,寻找的蜕变并不止于身份的变化,她认为更重要的在于人物的成长和心理转变。

  饰演这样一个身患抑郁症的家庭主妇对刘涛来说是一次全新的体验,网友称赞:“刘涛这一次对丧偶式婚姻里的角色把控真的很到位,一看就是查过很多有关抑郁症的信息。”

  她用“需要光的黑洞”来形容最初的寻找:“能帮她的人只有她自己,勇敢地去追寻那束光,其实很多得了抑郁症的人到最后要靠自己来慢慢恢复,去平衡心态、接受他人。”

  谈婚姻

  最重要在于理解和让步

  现实的婚姻生活中,很多夫妻因为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会产生所谓的隔阂与分歧,剧中的寻找和向前就是很多家庭的缩影。

  对于剧中男主外、女主内的相处模式,刘涛也分享了自己对于婚姻与家庭的看法,“家庭是彼此一起的,无论什么样的模式都是为了这个家更好,婚姻中应当有一个合理的分配和沟通方式,而其中最重要的是双方之间的理解和让步。”

  渐行渐远的寻找和向前在这段“丧偶式”的婚姻关系中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当365天几乎有360天奔波在外的向前再次回到家中时,妻子坐在沙发上询问丈夫“你的胡子呢?什么时候把胡子刮了”,夫妻彼此之间只剩下生疏和沉默,这样的婚姻在刘涛看来早已进入一种病态,与其“苟延残喘”不如学会“断、舍、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