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样?
  3. / 正文

深圳的素食餐饮是一种什么状况?老牌素食馆的隐退与素食的新兴

原标题:深圳素食 生态调查

一面是年轻人把素食当时尚,一面是老牌素食馆遭遇困境,深圳的素食餐饮是一种什么状况?

深圳的素食餐饮是一种什么状况?老牌素食馆的隐退与素食的新兴

深圳的素食餐饮是一种什么状况?老牌素食馆的隐退与素食的新兴

位于南山的一家素食馆,午餐时间有不少食客进店品尝。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2020年06月05日讯(晶报记者 黄力彬 陈雯莉/文 李灿彬/图)一个蔬菜煎包,一块桂花糕,一点清炒时蔬,外加一碗“老火汤”,构成了江映仪的午餐。6月3日中午,江映仪下班后从宝安搭乘两站公交来到南山,走进经常光顾的一家素食餐馆,在前台交了35元的餐费后便开始这天的素食“打卡”计划。一个星期里有一天吃素,是这个“85后”女生在两个星期前给自己定下的生活“小目标”。

在舌尖上的美味层出不穷的当下,很少人会把素食与“爱吃”的年轻人联系在一起。但在豆瓣小组里搜索“深圳”和“素食”的字眼时,却发现早已有成百上千的网友抱团组成了素食圈子;而江映仪所在的深圳环保人士微信群里,也有越来越多人加入吃素的行列。

“素食已经发展成一种年轻人的时尚了。”江映仪说。

老字号素食餐厅的隐退

“啊?新梅园倒了?”吃着饭的江映仪突然抬起头,两眼瞪大,露出诧异的神情。

在深圳,不少人对素食的认识正是来自这家名为“新梅园”的素食餐厅。这家餐厅位于福田区车公庙,2000年3月开业,从一间海鲜酒楼转型成素食餐厅,至今已有20年的历史,算是深圳为数不多的餐饮“老字号”。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这家“老字号”素食餐厅难逃经营困难的压力,最终在今年4月宣告暂停营业。

虽然长期居住在宝安,但江映仪对新梅园圆通素食城并不陌生。几年前,江映仪从湛江老家来到深圳后不久,就在朋友的介绍下第一次走进新梅园,体验了一番素食餐饮的滋味。

出于对素食的关注,在深圳这些年,江映仪也曾发现过不少像新梅园这样,因经营困难而停止营业的素食餐厅。“想要价格实惠又要保证菜品质量,这是很难平衡的一件事。”对于素食餐厅的倒闭,江映仪坦言并不意外。

她曾经跟一些素食餐厅的店员探讨过,发现如果素食餐厅要做得很好,除了要有新鲜的素菜,还要符合大众的口味,这都需要不菲的成本。然而,素食者群体本身比较小众,这就导致餐厅很难维持下去,甚至存在倒闭的危机。

但在深圳,也有不少素食餐厅在继续坚持着,甚至从疫情的阴影中走出,重新打开了大门。

免费的午餐

在罗湖区鹤围村,有一家名为“芬陀利华互助餐厅”的素食餐馆长期提供免费午餐,至今已运营了5年多时间。不管顾客是什么身份,只要来了就管饱,不收一分钱。唯一的要求是,“不能浪费,提倡光盘”。

5月29日上午10点45分,还没到开门营业的时间,这家素食餐馆早已门庭若市,许多人戴着口罩、顶着烈日在门口排起长队。人群里,有不少是头发花白的老年人,还有一些是居无定所的流浪人员。

在队伍的尾端,几位老人坐在小板凳上,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有说有笑,十分惬意。80岁的刘大爷就住在鹤围村附近,是这家素食餐馆的常客。自5月11日餐馆恢复堂食以来,刘大爷基本上每隔一两天就会来这儿用餐。刘大爷说,因为疫情影响,餐馆要限制堂食的人流量,等第一批客人吃完了,才能让后面排队的人群进入用餐。

“年纪大了,吃什么无所谓,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乐呵。”刘大爷笑笑说,中午经常和几位老友一起在这家餐馆吃饭,免费的素食午餐让他们感到温暖。在等待了大约40分钟后,终于轮到了刘大爷和他的老友们进入餐馆吃饭。热心的刘大爷还不忘转身提醒记者快跟上队伍一起进入。

这是一家装修简洁的餐馆,窗明几净,16张四人座的餐桌整齐排开。在疫情影响下,原本可容纳64人同时用餐的餐馆,现在只能两人一桌,最多只允许大约30人同时就餐。

打饭窗口设置在餐馆的最里面,在一张长方形的餐台上,放置着餐具和饭菜。身穿橙色马甲的工作人员站在一旁为顾客准备碗筷,并嘱咐客人们依次排队到窗口选择想吃的饭菜,随后找空位就坐,吃完了再把餐具放到回收处。

“这里的菜烧得够软,适合我们老人家吃。”77岁的庆阿姨端着一碗饭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老伴儿坐在旁边那一桌。吃饭间隙,庆阿姨时不时从碗里夹几块豆腐分给老伴。庆阿姨说,每个星期都会跟老伴过来一趟,虽然路上要换乘车辆有些麻烦,但是这样一群人坐在一块免费吃午饭也是不错的体验,她和老伴儿都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