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样?
  3. / 正文

余秀华:我不缺爱,我就是爱本身

现代快报讯(记者 陈曦 / 文 牛华新 / 摄)近日,诗人余秀华来到南京宣传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是她的第一本诗集,热销 30 万册,这次新版,收入了十几首新作和照片。11 月 6 日,她先是应邀作客南京艺术学院 " 闳约大讲坛 ",与南艺师生进行近距离的交流。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刘伟冬也是一名诗人,非常喜欢余秀华的诗,他认为余秀华的诗歌," 关于生活的本质、精神的困境,是一种灵魂的呐喊 ",虽然余秀华只是一名农妇在业余写诗,但诗歌的王国无关身份。面对这番高度赞扬,余秀华幽默地表示,这让她的字典里多了 " 害羞 " 二字。7 日下午,在出席先锋书店的诗歌分享会之前,余秀华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回应外界普遍关心的写作、生活方面的问题。

余秀华:我不缺爱,我就是爱本身

1

五年前,因为一首 " 睡你 ",余秀华红了,金钱、名声纷纷扑向了这个与土地和庄稼打交道的农村妇女。五年过去了,余秀华并没有像一个普通的网红昙花一现,她在诗歌以外的形象愈加分明。因为看不惯余秀华表白李健,一些人拿着残疾、容貌,还有别的东西来讥讽她,都被她无情地一一怼回,痛快淋漓。因为这事,余秀华上了热搜,她也多了个 " 键盘侠克星 " 的头衔,粉丝量激增了 20 万。

如果说以前读余秀华的诗会有不少的争议:喜欢的人从中感受到强烈的力量和赤诚,不喜欢的人则干脆称其为 " 下半身诗歌 "。现在,看到余秀华面对网暴的态度,看她是如何做到不在乎他人的眼光,许多人的眼里多了欣赏和钦佩。人人可以发声的网络时代,人们的发言反而变得越发谨慎,大 V、公众人物说话得时时小心。但从余秀华身上,人们不仅看到她特立独行的意愿,还看到她的能力,非常有这个实力。这种敢于表达的能力,无论在诗里还是在诗外,在这个时代都是越来越少见了。对此,余秀华表示," 因为知识分子骂不过流氓,所以我成功了 "。但她认为,网络骂战谈不上胜负,这件事的本质不过就是 " 互相扯皮 " 而已。

2

自从 2014 年年底成名以来,余秀华的生命里发生了很多变化。被她视为坚强后盾的母亲患癌症病逝,这对她打击非常大,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坍塌了。" 母亲在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存在,她是你生命的基石,但是这个基石在那儿并不一定使母女关系融洽和美好,无论怎么说,哪怕母女关系是仇敌,但是她就是你生命的基石,所以她的离去,就是你的世界缺了一块。很多人说爱人走了,可以再补一个。但很多东西补不了,它是一个空洞就永远是一个空洞。这五年当中,妈妈死了,外婆死了,失去很多亲人,就觉得世界一点一点消逝了,他们死掉等于你的生命死掉了一部分,等你生命的某些部分都死亡了,你也就死了。我们从出生到死亡,生命是被掏空的。没有掏空之前,像我想死都死不了,喝酒也死不了,怎么也死不了,非要等到你的生命被掏空剩下躯壳,这个人才能死了。" 余秀华说。

日常生活在横店村,都是父亲照顾她。余秀华的儿子已经从武汉大学毕业工作了,她把他保护得非常好,从来没有让他在媒体面前曝光,儿子的大学同学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余秀华儿子。余秀华表示,有孩子是她的幸运。现在不是她帮助儿子,而是儿子来劝她。好几次喝酒,喝到急诊室,都是儿子陪着她、安慰她," 我对我的儿子太放心了,他的成长我几乎没费什么力,就把他培养成一个大学生,这也是我值得骄傲的地方。"

外界最关注的还是她的离婚事件,2016 年 11 月,她的离婚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在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中获了奖。余秀华有一首诗《张春兰》,很像她自己的婚姻写照:" 当年,她一袭红衣,顶着明月进横店村 / 杨柏林窗口的灯光被她抓住 / 贫瘠的日子照着更贫瘠的女人:没有祖籍 / 嫁人,逃婚 / 她很美!眼睛闪闪发光 / 杨柏林给了她一个家 , 她给了他一个儿子 / 他们一起下地干活,一起去村里打麻将 / 当然,同枕共眠 / 杨柏林不知道她半夜起来 / 对着村边的河水发呆 / 也不知道她眼睛里的东西叫做:忧郁 / 忧郁多高贵啊,农村人不适宜 / 他偶尔动手打她。" 余秀华说,这首诗写的不是她,而是她们村里一个真实的故事。张春兰嫁给杨柏林之后,最后放火烧了他家房子又投案自首。杨柏林还算个有知识的人,还是把张春兰保护了,但两个人现在也离婚了,杨柏林又找了一个老婆。恢复自由身的余秀华表示,她对婚姻的态度是 " 恐惧、厌恶 ",现在即使遇到两性相悦的人,她也不可能再次走进婚姻," 我再爱这个人,爱得死去活来,也坚决不会和他结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