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养?
  3. / 正文

这些烧烤难题该如何治理?

位于菜户营南路的立交桥下,每晚几乎都有商贩占道经营。

天裕昕园东区20号楼,一家烧烤店开进了居民楼。

深夜烧烤摊,随风飘散的不只有烤肉香气,还有无尽的油烟烦恼。夏日露天烧烤扰民问题本栏目年年关注,近期,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及市信访办多次接到市民电话反映烧烤扰民。烧烤店开在居民楼里归谁管?露天烧烤摊在执法边界上打游击怎么办?烧烤店离居民楼太近是否有办法改善?这些烧烤难题该如何治理,拷问相关部门的管理智慧和水平。

目击1

无证无照大排档 赫然开进居民楼

炎炎夏日,约上三两好友喝酒撸串,本是一件美事,然而,当这样的场景出现在居民楼内,楼内居民所感受到的,只有刺鼻的油烟味和接连不断的噪音。近日,顺义区天裕昕园东区20号楼居民就遇到了这样的烦心事。今年三四月份左右,自从一家名为刘记烧烤的小店在一楼开业后,能够踏踏实实睡一觉,不被油烟和噪音搅扰成了楼上居民最大的愿望。

近日记者来到天裕昕园小区了解情况。在20号楼前记者看到,贴着一层窗户,“刘记烧烤”四个字正在一个电子屏上来回滚动。走进这家开在居民楼内的烧烤店可见,店铺面积不大,由两室一厅改造而来,室内共摆放了十余张桌子,其中一间卧室被改造成了一个小包间,此刻,四五名食客正在包间内边吃边聊。

站在厨房门口可以看到,烧烤店的烤架被放在了厨房的窗口处,只要一有食客点单,一阵阵油烟味和机器发出的嗡嗡声,便会源源不断地从屋内传出。阳台成了小仓库,成箱的啤酒、备用的小桌、马扎摞得满满当当。正规小吃店该有的配置,这里一应俱全,但唯独没有看到店里悬挂的经营许可证和卫生许可证。记者在店里坐了半个小时,便赶上了三四拨食客陆续而来,推杯换盏,好一阵热闹。

烧烤大排档开进了居民楼,其他居民对此怎么看的?出了店门来到二楼,几户居民家中此刻屋内弥漫的油烟味十分明显。居民们告诉记者,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数月,这家大排档的经营时间从每天下午开始,持续到凌晨,不间断的油烟味以及不时传来的碰杯、嬉闹、挪动座椅等声响,令人难以入眠。

记者了解到,天裕昕园东区属于当地村民的回迁住宅,按规定不可以从事商业用途,更不应开饭店乃至进行烧烤。然而,记者在小区看到,有不少居民楼的一层都被出租从事商业活动,提供了包括小超市、房屋租售、家政服务、美容美发等多种服务。随后,记者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了属地街道,对方表示会对此进行核实。

目击2

钻执法边界空子 烧烤摊藏身桥下

“一到晚上就出摊,桥洞里烟熏火燎,开车在这儿调头还以为开进了‘仙境’。”一位市民反映,在菜户营南路的桥下,菜户营南路辅路与菜户营路的交叉口处,藏着一个“深夜美食城”。一入夜,烧烤摊纷纷现身桥洞下,侵街占道、油烟弥漫、垃圾遍地等问题,让周边居民深受其扰。

晚上8时许,记者来到菜户营南路桥下。这里距离菜户营村村委会不足百米,放眼望去,桥洞下已经有三四家烧烤摊支起了烧烤架,摆好了桌椅板凳,准备开始“营业”了。不一会儿,食客渐渐多了起来,桥洞下和马路边停满了车辆。

烧烤摊周围,一张小方桌、几把马扎,食客三五成群地坐在马路边撸着串、喝着啤酒。桥洞下摆不下那么多桌椅,摊贩干脆就把桌椅搬到了辅路边的人行便道上。每次串烤好了,摊主横穿马路去送串,一辆辆车从食客们身边飞驰而过,扬起的尘土他们也丝毫不在意。喝酒、划拳声此起彼伏,地面上随处可见乱丢的烧烤扦、骨头、餐巾纸等垃圾。

炭火越烧越红。每个烧烤摊的炉子上都满满当当烤着各种食物,油料落入炭炉,浓浓的油烟飘起,弥散在空中,路过的行人纷纷捂着口鼻。其实,百米之外就能看到弥漫的白烟,“不知道还以为桥下着火了呢。”一名市民说。

“每晚8点半左右出摊,一直持续到凌晨两三点钟。从入夏开始就有了,一开始只有一家烧烤摊,生意不错,后来,其他商贩看到商机越聚越多,这儿都快发展成‘深夜美食城’了。每天早上,这里就只剩遍地的油渍和垃圾。”居住在附近的陶先生对此颇为不满。

藏在桥洞下的,除了三四家烧烤摊,还有卖饺子的、卖铁板烧的、卖烤冷面的、卖麻辣烫的,一家家占道经营的货摊,摆在马路上的桌椅,再加上停车来此吃饭的食客,把本就不宽的马路堵得严严实实。“这里是立交桥下,很多车辆在这儿调头,司机的视线本来就受限制,再加上桥洞里油烟弥漫,烟雾里是否有人根本看不清,稍不留神就会发生交通事故。”一名经过的司机抱怨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