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养?
  3. / 正文

买完鲜花还送来绘本、药草 杭州人想用爱留住这一家

花儿还在幸福地绽放,却不知每天打点他的主人已躺在医院里。

8月15日清晨,杭州方家花苑一居民楼18楼起火,韩丰果一家三口被大火烧伤。韩丰果每天工作的地方,就是“六月雪花艺馆”,这家花店也是他哥哥韩丰许开的。

在两家医院奔波整整一天的韩丰许做了个决定,尽快把花店转手,为弟弟一家筹钱。“大哥前不久出车祸没了,我就剩这么一个亲弟弟了,哪怕倾家荡产都要帮他们。”

“我们想把店里的鲜花赶紧卖掉,筹钱给弟弟治病。”得知了韩丰许的决定,他的顾客兼好朋友田女士给钱报打来求助电话:“店里鲜花还有很多,玫瑰、百合、绣球各种鲜花和盆栽都有。这些花这两天不卖掉也要烂掉了,大家能不能来帮帮他们?”

帮帮这家人!我们连夜决定加入这场卖鲜花的行动中。同时,钱报记者决定:当一天花店的店小二和送花的“闪送侠”,替下单的热心市民跑腿,送花上门!

不到两小时鲜花告罄

小姐姐花500元“买”朵假花

8月16日早上7点半,钱报记者在隔壁店家的帮助下,拉开铺在店门口的彩色帆布,打理好店内的鲜花和绿植。暂停营业了一天的“六月雪花艺馆”又开张了。

店里的挂钟指针刚过8点,就迎来了第一位顾客。这位从城西赶来的袁女士说看到鲜花义卖的报道后,特意赶早来的。“我怕来迟了,花就没了。”袁女士说,她非常同情韩丰果一家,特别是恩恩的伤情一直牵动着她的心。“无论如何也要帮一把的。”袁女士买了两把玫瑰,付了200元钱。记者说,有点多,她摆摆手说:“没事没事,要这么多的!只是一点点心意,希望这家人早点渡过难关。”

接下来的1个小时里,20多平米的花店,真的被络绎不绝赶来买花的市民挤爆了。大家仿佛进店前就达成了默契,随便问下价格就带走了花和盆栽,留下的钱,都比问的价格要多。一位看起来不到30岁的小伙子,戴着一顶鸭舌帽,悄悄地扫了付款码,转了150元。“哥们,你要啥花?”钱报记者刚开口询问,小伙子摆摆手:“花不用,钱收下。”便转身快步离开了。

上午10点半左右,鲜花已基本售罄。“我买朵假花,也挺好看的呀。”一位打扮靓丽的小姐姐拎起一朵店内装饰用花,塞了一卷钱给记者。“没多少,收下!转告他们一家,是杭州人民的爱。”记者一数,是500元。

鲜花卖完了,大家又开始张罗着卖店里的绿植盆栽。

“我已经来了第三趟了,外地的同事也打来电话让我帮助买一些。”“今天我新店开张,发财树给我来三棵,就当给他们一家冲冲喜了。”……太多温暖的面孔和祝福,钱报记者来不及一一记录,只能在每一束送出的鲜花里,悄悄放上一张钱报的“爱心卡”——感谢您,为这座城市留下了温度。

玩偶、绘本、药草

杭州人想用爱留住这一家

买花人群中,有许多年轻妈妈带着孩子出现在店里。

住在西溪的90后宝妈小张,一边挑着花一边用微信沟通着,“我们有个小区宝妈群,大家特别关心恩恩的伤情,我是带着他们的关爱来买花的。”她买了很多花和盆栽,塞满了整辆小轿车。“我刚刚当上妈妈,看到这些消息就想到自己的宝宝,希望恩恩能早点康复,也希望她身上一点都不要留疤。”她抹着眼泪说,如果有需要,她愿意随时去医院帮忙。

小朋友吴逸昊拉着妈妈的手走进花店。“这是昊昊想让你们转交给恩恩的,里面有玩偶也有她最爱的儿童绘本。”昊昊妈妈说,原本他还想把自己最爱的变形金刚也送给恩恩小妹妹,但怕恩恩不喜欢。“叔叔,等她伤好了你告诉我,我带着变形金刚去找她玩。”昊昊请求着钱报记者。

热心市民夏先生赶来买花,还特意带来了家中常用的一种草药叫“垂盆草”。他说,家里有小孩和亲戚烫伤都会用这种草外敷,效果很好。

“听说韩先生一家想离开杭州,我们想用爱把他们留下来。”一位阿姨说,只要有杭州人在,再大的难关都能渡过去。

所有市民离开前都会留下一句话,“还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及时发布,我们都在!”

昨天下午2点50分左右,花店里的鲜花和小盆栽全部卖完,我们留了一些盆栽没有卖,比如幸福树等。这些树象征着五福临门,有美好寓意,这些美好就让它们留在店里吧。“希望这一家人能重新振作,留在杭州这座温暖的城市。”田女士说。

钱报记者和田女士清算了所有的爱心花款,共收到爱心花款10672元。在征求韩丰许的同意后,这笔钱已全部转入钱江晚报与浙江省妇女儿童基金会共同成立的“钱报善基金”账户里,用于恩恩一家人的治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