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养?
  3. / 正文

两次让公司起死回生,创始人说:“我在看准的方向上很敢赌。”

原创 林京 猎云网

两次让公司起死回生,创始人说:“我在看准的方向上很敢赌。”

两次让公司起死回生,创始人说:“我在看准的方向上很敢赌。”

李浩喜欢挑战,也善于自省,在公众面前,他也从不避谈自己的一些错误决策。
文丨猎云网 ID:ilieyun
作者丨林京
编辑丨林文龙
“2月份,很焦虑。”这是火星文化创始人李浩对「猎云网」说的第一句话。
“疫情爆发之后,客户没有预算,红人拍摄停滞,2月份营收只有预期的1/10。我担心现金流一旦撑不住,公司要完。”火星文化成立于2014年,一路走来,颇来坎坷,对李浩而言,这样的焦虑也绝无仅有。
2018年,火星文化在李浩的强力推动下,刚刚完成一次巨大的业务转型,放弃了原来很成熟的PGC业务。2018年底,李浩在员工内部信中表示:2019年,将是火星规模化盈利的第一年,火星已有了自己的铠甲,也有了自己的武器。
“铠甲”是指火星旗下的全网视频数据平台——卡思数据,目前已经覆盖了2万多档PGC节目数据以及20多万个红人数据,每天处理的数据量在5000万条以上;而他提及的“武器”,则是用大数据驱动火星的核心业务板块——短视频广告的快速成长。
在李浩的规划中,2020年是火星文化高速发展的一年,但疫情给了他当头一棒,李浩怕自己错了,毕竟有100多人跟着他吃饭。
3月份,李浩有了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疫情间接推动了直播这个行业的快速发展,火星文化因疫情影响的现金流业务也在快速恢复中。此外,2019年底,直播的火爆出圈,带动更多中小商家进入,过去一年,火星文化在下沉市场的提前布局,也在今年被验证是正确的。
在创业圈里,马云和雷军是很多人的偶像,因为,马云眼里能看到十年后的未来,而雷军有一句 “站在风口猪都会飞”的名言。
在创立火星文化之前,在视频行业深耕7年,对行业的洞察与预知,是李浩创业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筹码”。他预见到的是,从2014年开始,内容产业在中国进入十年黄金期。在他的带领下,火星文化深耕PGC业务,不到两年时间,在内容发行领域已经做到行业第一。2017年,他看到,短视频和直播将是未来,并于2018年果断转型。
此前有媒体采访问李浩:如果用一个词自我描述,会是什么?
李浩的回答是「赌性」,“我在看准的方向上很敢赌。”
也正是这样的性格,让火星文化在成立的6年时间里,面对视频行业的风起云涌,能够不断拥抱变化,踩准时代节点。
对火星文化来说,今年可谓是身处风口之上,但李浩坦言依旧有点焦虑。
“在工作上面,你要努力跑快一点,因为风停之后,你想跑快就很难了。现在焦虑的是,如何跑的速度更快一些,去抓住风口。”李浩对「猎云网」说道。
“赌性”
火星文化不是李浩的第一次创业。2003年,李浩就曾在大学做了一个校园在线的门户网站,每天有300万左右的pv,进了全球互联网前1万名的排名。但因为自己和合作伙伴都缺少赚钱和运营的能力,最终创业失败。
为了弥补这个短板,2004年李浩南下广州,先后进入网易与56网学习互联网公司的经验。也是在56网期间,因工作原因,李浩与58同城CEO姚劲波逐渐熟识。
2011年的时候,56当时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人人网;2014年12月,人人网将视频网站56视频低价卖给了搜狐。
在56网二次出售给搜狐之前几个月时间,李浩决定辞去56网副总裁一职,再次创业。
在这7年时间里,视频行业主战场的战斗经历以及这种抛物线、坐过山车的感受,让李浩反思很多。“后来我想明白了,为什么56网最终都被优酷干掉?因为在2012年,视频网站还没有成为BAT的机会之前,是优酷把这个行业给统一掉了。”
2013年10月31日,58同城在美国上市。姚劲波回国的时候,李浩和一些互联网圈里面的朋友给他准备了一个接风宴。饭桌上,听闻李浩有离职创业的打算之后,姚劲波给了李浩两个选择,要么去58,要么去创业,不要让他知道还有第三种选择。最后,他还加了一句:“如果你创业,我就给你投钱。”
“老姚(姚劲波)当时给了很有吸引力的offer,但是我很明确想创业。”李浩说,自己是个好奇心非常重的人,喜欢挑战,而且长线看好视频这个行业。“就好像起火星这个名字一样,人类的发展也是被好奇心驱动的,人类总有一天要走向茫茫宇宙,登月之后,我们下一站的目标就是火星。”
下定决心之后,李浩给姚劲波通了一个十几分钟的电话。“我跟老姚说决定创业。他说好事,你需要我怎么支持?我说给钱就行,很直接。”
此后,火星创立后顺利拿到了姚劲波和黑马基金牛文文的500万天使轮投资。成立初期,火星文化将业务定位是节目研发、运营和发行。但是,后来效果并不好,公司业务很快陷入泥潭。李浩将其总结为业务不聚焦、没有单点突破,决定砍掉其他业务,主攻发行。
“首先是性格所致,我“赌性”比较重,一开始就想把链条做全,感兴趣的是big business,而不是做一个小而美的创业。”李浩说,其实是平台高管创业者容易犯的错,误以为有很多成熟资源带入,可以把模式相对完整的做起来。不聚焦,创业早期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不聚焦。
“当时决定投资是因为特别看好你这个人,老姚(姚劲波)也给你背书,但就事情而言,我们感觉当时你一上来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很难锐利的突破市场。”黑马基金的管理合伙人胡翔后来对李浩说道。
主攻发行之后,李浩调整了公司策略,当同行公司都在聚焦传统视频网站时,李浩选择“侧翼包抄”,从OTT(互联网电视或智能电视)平台切入。
“当时我问暴漫的CEO任剑,尽管目前客厅端只相当于2007、2008年的视频网站,但到三年之后它会占据客厅端接入模式的一半,你们要不要提前介入铺OTT?”
暴漫最后给予了肯定的回复。火星文化把PGC行业最头部的公司暴走漫画拿下来,为其带来非常强的聚合作用。随后,火星文化先后为《吐槽大会》、《同道大叔》、《军武次位面》、《关爱八卦成长协会》等知名IP提供OTT领域的发行。
互联网流量平台和OTT就成了火星和其他发行公司对比的时候两个非常明显的区别。在不到一年时间内,火星几乎覆盖了全渠道,在发行业务上,做到了行业第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