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做?
  3. / 正文

“风水官员”丑态百出:屋里放“靠山石” 楼上顶“风水球”

  近年来在一些地方的官员中,迷信“大师”所谓“指点”、信奉怪异“风水”的风气蔓延,甚至在一些公共决策时也要烧香拜佛,请“风水师”代为参考;一些政府办公大楼“奇石”成林、“怪球”扎堆、“镇邪”石狮成群——“风水官员”,成为这类奇怪现象的代名词。这种现象不仅严重脱离群众,更让党和政府的形象受损。

  部分落马官员迷信鬼神、信奉风水

  据媒体披露的情况,原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是一个迷信“鬼神”的人:为求“平安”,他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布置了“靠山石”。一些项目的开工竣工,他都会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在庭审现场,刘志军声泪俱下地称自己因“放松了思想上的警惕,走到今天。”

  河北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丛福奎为求仕途升迁,曾找“大师”算命,还将贪污受贿来的大笔钱财捐给寺庙,并送给寺庙住持一部轿车。此后,他遍访名山,周游名刹,同时在住宅内设佛堂、供佛像,还专设供道台、供神台。

  有资料显示,山东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曾被“大师”预测有当“大官”的命,可命里还缺一座“桥”,于是他下令将正在建设中的国道改线,花耗巨资只为在水库上架起一座“岱湖桥”,寓意将自己“带起来”,飞黄腾达。可惜没有多久胡建学就东窗事发,这座桥也因此被人们戏称为“逮胡桥”。

  内蒙古赤峰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徐国元被称为“草原巨贪”。明知自己罪不能赦,徐国元还幻想寻求佛的保佑。他在家中设立佛堂供奉佛像,夫妻俩每天烧香拜佛,甚至荒唐地幻想“放生”一条蛇,期待佛陀赐他长命百岁、逢凶化吉。

  据媒体报道,陈安众任萍乡市委书记期间,与声名狼藉的所谓“气功大师”“风水大师”王林关系密切,不但是“王府”的常客,还经常在当地设宴招待王林。

  部分地方政府大造“风水工程”

  除了自己迷信鬼神、信奉风水外,部分官员还将这股风气带到自己掌握的公权力上,一时间,诸多“风水工程”纷纷涌现。

  湖南省双峰县国土局花费重金购买一个直径达3米多的硕大圆球“顶”在办公楼上,寓意“转运风水球”;后院还有一块价值10万余元的巨石用来“辟邪”,这引起舆论一片哗然,被称为“花公家的钱,请自家的神”。而这个“转运风水球”,竟然是双峰县国土局党组开会通过。

  多年前在山西交口县,时任交口县委书记房吉华、县长李来福请来某地周易研究会会长马明生到交口县看“风水”,之后马明生以研究会的名义形成了一份《交口县地理风水研究报告》,称政府大院“风水”不好,建议大院主楼加层,重修围墙和大门,迁移厕所,还要在院内安放“镇物”等。对此一一照办,不但“大兴土木”,在政府院内挖了9个坑,将画有五岳灵符和写着符字的方砖、条砖、铜镜、桃木板、铜钱等所谓“镇邪物品”埋入;还举行“隆重”的补奠基仪式,上香、烧裱、奠酒、燃放鞭炮,并从县政府财务支付给“风水先生”一笔2000元的咨询费。

  记者近期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地方新建的办公大楼内外,常见大理石、花岗岩或金属材质的圆球,大小不一,分别安置于办公室内、案头或门庭两侧,有些甚至被配上莲花座或者喷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球统称为“风水球”,是一种“催财吉祥用品”,寓意“财源滚滚”。一些单位门前还摆放着成对的狮子和麒麟,构筑“两道防线”。

  在一些内地省份,某些单位门里门外巨石造型奇特。有的甚至用重达几十上百吨的整块巨石做“照壁”,还有的用大量泰山石等石材造假山。按照一些业内人士的说法,自然形成的各种奇石,“聚天地之灵气”,有着“消灾避祸并促时来运转”的神效。一些石头如“泰山石”等,往往放置于院落或房屋的“缺角”,通过“填实(石)”,发挥“镇宅化煞”的作用。

  挖病根 找病灶 查病理 下猛药

  脱离群众,是“风水官员”的病根。将身家性命寄托于风水大师,其深层次原因是为官者与老百姓的严重脱节。党员干部首先要破除迷信,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指导,以“三严三实”严格要求自己,服务人民群众,这是扫除官场风水情结的基础,其次,要建立透明有效的监督机制,发挥社会和群众的监督作用;第三,对违规行为要依法严厉惩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