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什么意思?
  3. / 正文

阿中、上头是啥意思?又出来一个网络流行语榜单

在《咬文嚼字》编辑部、商务印书馆汉语中心发布2019十大流行语后,又一份年度流行语榜单“新鲜出炉”。12月3日,由《语言文字周报》主办的“2019年十大网络流行语”新闻发布会在上海新知识教育书店教师书房举行。

由《语言文字周报》发布的2019年十大网络流行语包括:“阿中”、“盘它(他)”、“上头”、“我酸了”、“我太难(南)了”、“宝藏XX”、“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上班996,生病ICU”、“X千万条,Y第一条”、“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阿中、上头是啥意思?又出来一个网络流行语榜单

流行语往往有多义性

《语言文字周报》执行主编杨林成透露,这十大网络流行语由《语言文字周报》编辑部、广大热心读者以及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复旦大学、华东师大、上海师大、浙江师大、四川达州职业技术学院等机构院校的专家学者共同选出。其中热度最高的是“我太难(南)了”,该流行语拿下了读者海选阶段的票数第一。

“流行语往往有一个特点,有多义性,有时可以承载截然不同的意思。”杨林成举例:“比如 ‘上头’这个词。形容一个人好看,你可以说 ‘长得太上头了’;形容账单开销比较大,你可以说 ‘账单太上头了’;看到甜甜的爱情,你还可以惊呼 ‘上头!’”

又比如“盘它”一词,可以衍生出很多意思:能表达对某人、某物的喜爱,只想把他(它)捧在手里放在心里反复揉捏;也可以表达战胜竞争对手的意愿,比如人民日报客户端2019年1月19日在英超赛场上的场边广告中打出了一句助威广告语:“中国队,盘他!亚洲杯加油!”还可以用在和别人起冲突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盘他”有点像东北方言“整他”。

由上海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上海教育出版社主办的《语言文字周报》已有六十年历史,在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的指导下,关注语言文字的时代发展,传播新知,匡谬正俗,以推进中国语文现代化、规范化为使命。近年来,编辑部加大了对流行语的观察与研究,刊发了不少介绍流行语的文章。

如何从海量热词中选出十大流行语?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语言文字周报》编辑部对“2019年十大网络流行语”的采录有五大原则,分别是群众性原则、持续性原则、趣味性原则、规范性原则与正面性原则。

所谓群众性原则,即“高手在民间”。杨林成表示,年度“十大网络流行语”应具有原创性、普及性,能展现大众的语言创造力。持续性原则是指不收录没有真正流行开来的事件性热词,比如“你是什么垃圾”只在2019年6月底上海即将开始实施垃圾分类管理的时候热过,其后湮没无闻,因而不予收录。

趣味性也是采录的关键。杨林成提及,入选的条目必须具有一定的有语文智慧,包涵一定的辞趣。辞趣,就是语言文字的意思、声音、形体上附着的风致、情韵。入选的条目,除了概念意义,往往还有一定的附着色彩,携带着一定的情感、情绪,在风格上应该是轻松活泼、幽默诙谐、自嘲解嘲,让人会心一笑,比如“我太难(南)了”。

然而,流行语评选不能只考虑流行度,入选的条目也要有利于健康的语文生态的建设。杨林成说:“有几种情况不收录。第一,源于谐音的热词不收。这类热词虽然有一定的辞趣,有一定的语用价值,但完全是戏谑性质的,不利于汉语的规范、健康发展。比如 ‘雨女无瓜’, ‘你怎么这个亚子’, ‘让我康康’, ‘害’(语气词 hài)。第二,缩写拼音的字母词一般不收。比如, ‘OMG’(李佳琦卖口红的口头禅), ‘zqsg’(真情 实感), ‘awsl’(啊,我死了)。第三,没有必要的音译词也不收,比如 ‘瑞思拜’(respect)。第四,方言词不收,比如“曱甴”(吴语、闽语、粤语)。”

最后则是正面性原则。在杨林成看来,入选的条目在内涵上应该能反映当年民众或某一群体的某种心态,是社会文化的一种镜像。比如“上班 996,生病 ICU”,且应该是可以传播社会正能量的。

“我们所说的流行语,包括流行的词和句子、句式等几种形式。流行语不等于热词,流行语只是热词的一部分。5G、科创板、区块链、人工智能等,这些词在今年都是热词,但我们并没有选进十大流行语。”杨林成说,“根据这五大原则,我们发布的2019年十大网络流行语与其他机构、媒体发布的年度流行语有了区分。”

当今流行语有哪两大特征?

“在流行语评选的过程中,我们深刻地感受到当今流行语具有两大特征:一是流行的社群性,二是色彩的游戏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