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哪里多?
  3. / 正文

《我不是药神》抗疫版:无人能做的中间人,我来做

文:易琬玉 编辑:马可 实习:邹文昌

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1月28日下午两点,一位在武汉隔离病房的母亲刚刚吸出一些母乳。她有两个孩子,小的还在哺乳期。这是向松鼠哥求助的200多名新冠肺炎感染者之一。

松鼠哥是一名HIV感染者。1月28日,他发布微博,称可以向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免费提供克力芝,药品主要来自国内HIV感染者的捐赠。

5天前,1月23日,曾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表示,一种名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的药物对他个人来说是有效的。

这种“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药物就是克力芝,一种用于抗艾滋病毒的药物。《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版本提出,可试用但应谨慎使用。

一时间,求助的患者陆续赶来。

“你好,请提供相关凭证。”这是松鼠哥和求助者在微信上的开场白。

隔离病房里的母亲传过来所在房间照片、刚吸出的母乳照,还有写着“病毒性肺炎”的医疗诊断证明,“可以救助我吗?”

虽然没有做核酸检测,但通过CT,她知道自己“中了”。“试剂盒有限,这里住的都是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她所在的医院位于武汉市江汉区。江汉区是疫区中心,华南海鲜市场所在地。

核对好地址后,松鼠哥给她快递了一份药,并叮嘱,“不要挤奶给小孩喝,乳汁很可能传播病毒。”

但其实,这碗奶不会喂给她那嗷嗷待哺的孩子。她只是每天隔几个小时吸一次奶,扔掉,再吸。她希望自己有机会活下来,治愈之后可以接着母乳喂养孩子。

克力芝是用于治疗HIV的蛋白酶抑制剂,包括“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两种主要成分。这两种成分,也出现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的一般治疗方案中。试行第五版中注明:需注意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不良反应。

松鼠哥知道,私自将处方药送给新冠肺炎患者要承担很大风险。然而,一方面,医院接受外来药品是违规的,另一方面,医生直接递交药品给患者也是违规的。

目前,想要高效快速、合理合法地把药送到有需求的患者手中,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患者直接赠与患者。松鼠哥说,这个活动只能依靠民间发起,而这两个患者群体的“中间人”,他可以来做。

最初的求助人,大约四分之一都是被感染的医护人员。普通患者,每人只能领一份药,但对于医务人员,松鼠哥最多提供两份药,这样他们可以匀给其他被感染的同事。服用克力芝后,会有肠胃和肝脏副作用,松鼠哥会提醒求助人,“不要给穿着防护服的医生吃,会不方便,先给在病床上的医生。”

面对求助人,松鼠哥一直很干脆,“地址、凭证给我,避免恐慌性的描述”,太多的交流对他来说是一种心理负担。

一位父母离异的女孩为她的母亲求药,“我妈妈有精神障碍,同时患上病毒性肺炎,现在医院”。女孩的消息让松鼠哥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父亲也是因为类似的精神疾病去世的。于是他从为家人准备的药里拿出了一人份,送给这位女孩。

在有些人看来,来找松鼠哥的人有些病急乱投医,“不考虑副作用吗?克力芝副作用还是挺大的”;也有人反驳“副作用和活命,你选哪个?”

事实上,那些前来求助的新冠肺炎患者,大部分都走投无路,更重要的是,“听说有用”。

用松鼠哥的话说,“如果抗病毒药是后宫的话,克力芝应该就是《延禧攻略》里的娴妃吧,资历最老,一直不温不火,也不受宠的一个妃子,突然一下子逆袭当上皇后了。”

两天时间,国内HIV感染者捐出的约60瓶克力芝派发殆尽。面对迫切的需求,松鼠哥和朋友自费从印度三次购买克力芝,大部分都还在路上。求药的人依旧络绎不绝,松鼠哥只能先给他们排号。

“HIV患者,吃药八年”,这是松鼠哥的微博简介。在他的微博里,出现最多的是药物科普,偶尔也有关于个人生活的记录和感悟。

2017年,他为HIV感染者做了一个网络借药平台。虽说是平台,其实就是他自己,像松鼠屯坚果一样屯药,再帮助他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