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哪里多?
  3. / 正文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原创 凌霄的心事 抛开书本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ALAN BALL | Interview
导语:在艾伦·鲍尔的第二部长片《弗兰克叔叔》在多维尔电影节展映之际(该片获得了观众奖),艾伦·鲍尔接受了法国杂志《Le Bleu du Miroir》的采访。
这位《六尺之下》的导演(同时也是《美国丽人》的编剧)回顾了电影创作背后的故事,并谈及社会对于同性恋的接受程度,以及在大城市或市井小镇中的自我定位。
此外,艾伦·鲍尔还谈到拍摄剧集和电影的不同之处,并表达了自己对当前市场的看法以及其相对于流媒体平台的定位......
《弗兰克叔叔》在2020年圣丹斯电影节上映,并入选法国AlloCiné电影网站评选出的2020年最佳电影。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注:法国多维尔美国电影节(Deauville American Film Festival)是在法国北部的海滨城市多维尔举行的专门为美国电影而建立的电影节,首次举行是在1975年。电影节的时间大约10天左右,一般在每年的9月份举行,每次参赛作品约有十多部到二十多部不等。
因为二战的关系,法国诺曼底和美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为了铭记与美军当时的盟友关系,于是在诺曼底的城市多维尔Deauville每年会举办专门介绍美国电影的电影节,也被誉为“北方戛纳电影节”。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弗兰克叔叔》影片介绍:
影片讲述1973年,少女贝丝离开南方乡村老家,前往纽约大学读书,她亲爱的叔叔弗兰克是位受人尊敬的文学教授,贝丝很快发现弗兰克是同性恋,和长期伴侣沃利住在一起,而这个秘密他隐瞒了多年。在弗兰克父亲/贝丝的祖父突然去世后,弗兰克不得不回家参加葬礼,并最终面对一个埋藏已久、他的整个成年生活都在逃避的创伤。(摘自豆瓣)
——正文——
文章来源:Le Bleu Du Miroir(有删减)
作者:Thomas Périllon
翻译:凌霄
策划:抛开书本编辑部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在你的第一部长片《无处藏私》之后的12年,你是否需要一个个人项目重拾做导演的欲望?
我喜欢工作。《无处藏私》之后,我花了五年的时间拍了一部电视剧,《真爱如血》。我33岁的时候就有了拍《弗兰克叔叔》这部电影的想法,当时我回乔治亚州向母亲出柜。
她的反应让我很惊讶,她认为我的亲生父亲可能也是同性恋。那时候他已经去世了,我一直没有机会和他说起这件事。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无处藏私》剧照
第二天,我和母亲在路上的时候,我们开车经过一个湖泊,母亲漫不经心地告诉我:"这是Stan Lassiter 溺水的地方。他是你父亲的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
后来我才知道,我父亲随同Stan Lassiter 的遗体坐火车到北卡罗来纳州的家乡参加葬礼。这个故事算是播下了《弗兰克叔叔》创作的第一粒种子。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弗兰克叔叔》剧照
在看过《月光男孩》和《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之后,导演泽维尔·多兰说,他明白了创作关于出柜或是如今同性恋意味着什么的电影的重要性。
重要的是,人们要创造出对自己有意义的作品。我不会对自己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话题,我需要谈论它来实现某些事。"
只要是诚实的,发自内心的,我们就可以去做。《弗兰克叔叔》的故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要把它讲出来,希望大家愿意深入其中! (他笑了)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月光男孩》剧照
《弗兰克叔叔》故事的发生时间是在70年代,看上去有一种自传色彩。在你看来,如果把影片置于当下,会不会有不同的感受?
我想,随着社会LGBT群体接受程度的提高,情况会大不相同。不会再像70年代那样躲躲藏藏,弗兰克也不会用这么多年的时间来和家人确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当然,我知道在很多家庭中,仍然有人没有机会自我接受,做自己。还有一些家长在孩子出柜后,会把孩子赶出去。但我想这已经成为少数情况......
在《六尺之下》的结尾,克莱尔离开家人到纽约生活,寻找自己的方向。在《弗兰克叔叔》中,弗兰克只有远离家人、故乡和童年的创伤,才能做回自己。你认为在找到自己前先要离开吗?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六尺之下》剧照
有时候,这是必要的。这是我的情况。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规定,但当你来自一个小城镇,有时它是不可避免的。我需要生活在一个我可以找到和我有同样生活观、价值观的人。
当你成年后的生活步入正轨时,再度回到家乡,有时很难找到自己的位置......
的确如此,有时,当我看望家人时,我觉得自己就像来自另一个国家的陌生人,因为我们的世界是如此不同。
这不是一个评价他是谁的问题。举个例子,我家里好几个人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我不想评判他们,但我甚至不会去尝试和他们谈论这个问题,这就像我们说着不同样的语言。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你曾作为电影和电视编剧和导演。对你来说,创作一部电影和剧集有什么不同?
它们是两种不同的媒介。对我来说,电影更像是短篇小说,而剧集则是长篇小说。
在剧集中,你可以利用更宽广的框架,更长的叙事时间,为你要讲述的故事增添更丰富的色彩,而不必专注于故事的基本节奏。
拍摄《弗兰克叔叔》时,我的时间并不充裕,我们“只有”五个星期的时间来拍摄一部90分钟的电影。对于剧集来说,我们十天拍摄一集60分钟的剧目。
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总会有一定的挫折感在里面。你没有足够的钱,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工作室的干涉,制片人告诉你应该怎么做......
幸运的是,这些都没有发生在《弗兰克叔叔》身上。我很开心能以自己喜欢的事情为生,所以这种挫折感非常小。
鉴于目前的市场现状,电影公司宁可拿出2亿美金将一个热门内容或强势品牌搬上银幕,也不愿意拿出1000万美金拍一部关于人本身的电影。我们还要再等12年才能看到Alan Ball 的新片吗?
我有太多的项目处于搁置状态......我一直在为实现一个或另一个项目而努力。我在等着支持它们的人。我倾向于写那种关于生活和人的电影。这里没有爆炸、空间探索和漫画人物。
以现在的市场情况来看,电影公司宁可拿出2亿美金将热门素材或强势品牌搬上银幕,也不愿意拿出1000万美金拍一部关于人的电影。
所以,是的,我希望你不用等我的第三部电影十年,但这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
你会不会尝试与Netflix、Apple或Prime合作,这对许多作者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能够以充足的预算来制作电影?
当我们尝试创作《弗兰克叔叔》时,我们曾找过Netflix和Amazon,但他们拒绝了。所以我们独立制作了这部电影,但Amazon Prime最终买下了版权。
我得说实话,自从流媒体平台出现后,我能够看到更多的电影。虽然无法替代在影院看电影的体验。
但现实中,《弗兰克叔叔》在全世界看到的人可能会比在影院上映后看到的人多得多。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我喜欢看影院内观众的反应,喜欢听他们的笑声,也喜欢感受聚集在影院上空的情绪。但流媒体平台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
我相信,电影院里总会有电影,哪怕会越来越 "像”表演。不过,我们也要转向流媒体,去看那些谈论真实生活的电影,那些更加贴近生活的电影,重新关注人的体验。
对我来说,平台的发展可能是一些作者拍电影、发声、自我表达的机会。故事讲得越多,电影、电视剧拍得越多,越有力量的故事就越能深入人心。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在多维尔,我们很幸运地在一家电影院里发现了这部电影,有近千名观众对您的电影给出了强烈的回应。我们希望它能传到法国人的耳朵里,而不是传到在电影院里看到它的一千名观众的耳朵里......
是的,在圣丹斯电影节上也是如此,在不同的场次上有大约12000名观众。我能感受到观众的反应,或是笑或是哭。我觉得是电影感动了观众,这种感觉让人很兴奋。
这和在家里一个人或在小团体中观看一部电影的体验是不一样的,但这也说明了今天的世界是如何运作的。

勇敢面对自己的取向之后,我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