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哪里好玩?
  3. / 正文

“南来北往”的爱情

  “我下乘啦,明天休息。”“我明天一早要出乘,两天后回来。”

  铁路职工吴洋和茹旭东经常有这样的对话。

  高铁,让吴洋和茹旭东相识、相知、相爱,也让两个年轻人经历着分离之苦,但更多时候,是送人团圆带来的开心和满足。

  吴洋今年25岁,来自山西朔州,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笑起来酒窝深深,是中国铁路太原局集团有限公司太原客运段的一名列车员,跟着值乘的列车,从太原驶向长沙。

  茹旭东今年27岁,来自山西运城,说话声音清爽好听,是太原客运段的一名列车长,在太原和北京间往返。

  2019年初,在公司组织的新职工入职培训中,两人相识,不久就成为情侣。

  铁路工作,在路上是常态,吴洋和茹旭东也是分离多过相聚。

  茹旭东说:“也是因为这样的工作,每次见面都变得很珍贵。”

  2019年10月之前,吴洋值乘太原开往深圳的绿皮火车,每次都要在车上待四天半。这导致处于热恋中的两人十天半个月才能见一次面。

  从那时起,每次吴洋下车,茹旭东尽可能都在太原南站的综合楼外等候。

  “回想当时,如果不是茹旭东早早买了辆车,可能我们早就分手了。”吴洋笑笑说,即使今天,两人都在高铁上值乘,一周最多也只见面两次。

  春运期间,一般会加开很多列车,两个人的见面机会就会更少。

  几天的相处中,记者发现吴洋性格内向,总是用微笑省略说话内容,但只要一见到茹旭东,情况就大不相同,行车见闻、内心小想法、每日计划,说得停不下来。

  吴洋说:“茹旭东更为成熟,总是能教我如何调节好生活工作中的不开心。”

  “听起来我们都在太原工作,实际上是不‘异地’的异地恋。”吴洋说。

  为了保证乘务员专心为旅客服务,只要出乘,手机必须上缴,这让吴洋每周都有好几天处于失联状态。刚开始,她无法理解这些规定,后来慢慢体会到,每一个违规操作背后都有巨大的安全风险。关闭车门、确认旅客是否上对车,这些工作既需要准确度,又要及时完成。

  分离和失联让思念不时涌现。从太原到长沙的车程近7个小时,除去为旅客服务,吴洋只能在车厢间短暂休息。

  一身工作服、一个对讲机、一个摄录仪是她的全部行头,不能玩手机、读小说,也不能听音乐,时间有时漫长而无聊。

  今年春节,万家团圆之时,像很多铁路人一样,吴洋和茹旭东又在值乘的列车上南来北往。

  看着站台上重复上演的相聚与开心,吴洋说:“如果我们的分离能让更多人团圆,那也是另一种快乐和满足。”

  (记者李紫薇)新华社太原2月14日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