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治?
  3. / 正文

70年中国人如何追寻公平正义?这些“第一次”记录法治发展

  70年前的金秋,雄鸡一唱天下白。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们党领导人民不断探索实践,逐步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为当代中国发展进步提供了根本保障,也为新时代推进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建设提供了重要经验。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植根于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史所积淀的深厚历史文化传统,吸收借鉴了人类制度文明有益成果,经过了长期实践检验。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人民法院是国家政权的捍卫者、社会发展的保障者、法治建设的参与者,70年来也经历了从初创到重创再到完善的曲折历程,在翻天覆地中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与发展。

  历史不会忘记,开国大典的礼炮声尚未远去,毛泽东主席发表公告,任命沈钧儒先生为最高人民法院首任院长。

  1949年10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成立。

70年中国人如何追寻公平正义?这些“第一次”记录法治发展

  这一年, 刚刚从百余年受压迫、受奴役的黑暗中走出,新生的人民政权尚未巩固,反革命残余势力疯狂破坏,司法工作尚属薄弱环节。

  厘清新旧法律和新旧司法制度的界限,建立审判机关和审判工作机制,配合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和废除旧的婚姻制度等运动,新中国的审判机关积极开展审判工作。7年中,人民法院共审理600余万件刑事案件,处理850余万件民事案件,审理了刘青山、张子善等重大贪腐案,最高人民法院还组成特别军事法庭圆满完成了审判日本战犯的任务,人民民主专政政权得到巩固。

  然而,在法制废墟和人治积习上起步的人民司法之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1957年,反右派斗争扩大化,“左”的失误导致轻视法制思想的流行,人民法院工作进入艰难曲折时期。1966年“文革”爆发,“砸烂公、检、法”盛行一时,国家司法制度遭到严重破坏,法院工作陷入停顿。

70年中国人如何追寻公平正义?这些“第一次”记录法治发展

特别法庭审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


  1976年粉碎“四人帮”。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最高人民法院迅速开展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工作,全面复查和纠正了文化大革命前后产生的冤假错案。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人民期待的法治春天终于到来。要法制,不要人治。1978年12月,邓小平同志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制原则,成为新中国民主法治建设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

  1979年春天,在3个多月的时间里,全国人大制定出了刑法等7部法律,徐徐推开了尘封已久的“法律之门”。到2011年,一个以宪法为统帅,以宪法相关法、民法商法等多个法律部门的法律为主干,由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多个层次的法律规范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国家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以及生态文明建设的各个方面实现有法可依。

  伴随着法律体系的不断健全,人民法院的各项工作也实现了快速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服务国家大局和经济社会发展,秉持改革创新的智慧勇气,承载公平正义的历史担当,为实现公正效率扬鞭奋蹄:司法改革、司法公开、智慧法院、执行攻坚、队伍建设……主动发力,精准施策,攻坚克难,各项工作不断开辟新局面,跃上新台阶。

  岁月无言,春秋有痕。

  回望70年来人民法院的奋斗历程,一条主线清晰可见——人民法院始终以人民为中心,紧紧依靠党的领导,始终坚持司法为民、公正司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竭尽所能为人民群众守护公平正义

  审判执行是人民法院的中心工作。70年来,人民法院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1952年2月10日,新中国反腐第一大案刘青山、张子善案宣判。在之后的近70年里,胡长清、成克杰、李真、郑筱萸……不断有贪腐官员受到法律制裁。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斗争呈现压倒性态势,打虎拍蝇力度空前。人民法院审理重大职务犯罪案件数量之多、惩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依法审理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孙政才、令计划、苏荣等重大职务犯罪案件,在审判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中首次适用终身监禁,对贪腐分子形成有力震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