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治?
  3. / 正文

当云服务与小程序遇上版权问题,将生发怎样的新业态“治理之问”?(2)

最后再看下司法实践。今年3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就刀豆网络起诉微信小程序案做出一审判决,认为小程序服务仅根据服务对象指令为其交互开发者服务器上的数据,其性质类似于《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中所规定的自动接入、自动传输服务。在近期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审定的“阿里云案”中,法院认为云服务虽然在技术特征和行业监管层面与自动接入、自动传输服务和自动缓存服务有所不同,但在对具体内容控制能力层面则接近于上述二类服务。

住得注意的是,判例用的都是“类似于”“接近于”,虽然与等于”“属于”不是同一个意思,但某种程度上,也有可类比性。因此,比照“通知—删除“规则对平台的“注意义务”等职责的规定,相应地在新形势下,遇到侵权问题要实现自主维权与平台治理的统一互补,进一步推动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平台有必要立规矩、建制度,也就是把“迫切而紧要”、“可以减少权利人损失和保护利益”的合理措施拿到台面上来。

以微信小程序为例,法院在判决书中也明确,腾讯要承担一定的平台责任,“腾讯公司应依托科学合理的管理机制、知识产权保护机制和惩戒机制,在权利保护与技术中立之间保持一定平衡,共同维护尊重他人知识产权的网络环境和竞争秩序”。

中山大学李扬教授认为,对于小程序这种类似于自动接入、传输和缓存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是不适用“通知—删除”规则的。但是小程序的技术服务提供者应当为权利人设立某种便捷的接收侵权投诉的某种机制,并负有将权利人投诉转送被投诉人以便被投诉人进行反通知和申辩的义务。

“对于类似于接入和传输服务的新网络服务提供者,其在接到侵权通知后,应当在技术可能做到的范围内采取必要措施,如果采取这些措施会使其违反普遍服务义务,在技术和经济上增加不合理的负担,该网络服务提供者可以将侵权通知转送相应的网站。必要措施之一可以是转通知,而不是删除特定信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长亓蕾认为,厘清新业态的本质属性、鼓励技术创新与加强平台规则治理,平台方与开发商依法按规行事,对于云服务、小程序等新业态的健康发展都同等重要。

可喜的是,以建成合理的治理体系为目标,不少平台正在积极行动,小程序运营规范、小程序运营审核规范以及违规处理规则都在在逐步建立与完善。统计显示,今年1至5月,微信共收到1300多单投诉,下架处理300多单;对超过500单的错误和重复等无效投诉也及时采取处理措施,起到净化平台生态的良好效果。

(责编:马昌、袁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