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什么原因?
  3. / 正文

飛機“疑難雜症”,我解決

原標題:飛機“疑難雜症”,我解決

如今,站在例行檢查完的飛機前,黃四九依然記得,第一次在飛行記錄本上簽名時右手不禁顫抖。每一次簽名,再撕下黃色確認單保存兩年,都是對飛機安全無故障的鄭重承諾,而這份責任關乎機上所有人性命,不允許存在絲毫疏漏。

在寧波櫟社國際機場,大家親切地喊黃四九“九哥”,因為他的勵志與傳奇。2004年進入寧波機場工作后,他從一個專業知識零基礎的機務“門外漢”,一路自學成才,成為該機場從普通勤務員考核晉升為維修員,又成功考上放行工程師的第一人。

一雙“火眼”

一對“鐵砂掌”

下午3時06分,伴隨轟鳴聲,一架從青島飛抵寧波的經停航班降落寧波機場,黃四九迎來當天的首個檢修任務。他身披熒光馬甲,手舞指揮棒,引導飛機緩緩滑入停機坪。待飛機停穩,他將耳機連接在飛機頭部下方位置,及時與機組溝通確認。

黃四九手上的航空公司工卡,詳細規定了飛機“體檢”的項目與要求,上百項的目視檢查涉及發動機、機身機翼、放電刷、機載設備傳感器、起落架裝置等,全部要在45分鐘內完成。他告訴記者:“檢查完一項圈一項,要快,但絕不能有一絲疏漏。”

繞機身一圈肉眼觀察后,黃四九排除鳥擊等外部缺陷。“發動機、起落架、輪胎,這些都是關鍵內容,必須心細如發。”說著他又舉起手電筒,照著剛停轉的發動機艙旋,盯著葉片,一片片觀察是否存在裂痕。

發動機檢查是重中之重,這個部位最考驗放行員的經驗與耐力。剛停止運轉的發動機,尾噴還冒著炙熱的白煙,夾帶一股刺鼻的氣味,讓人不敢靠近。黃四九卻麻利地摘掉手套,徒手感觸滾燙的部件以確保可靠。他向記者攤開自己的“鐵砂掌”,滿掌老繭。

黃四九把放行員比作飛機“全科醫生”,不僅需要“火眼金睛”,還要能治飛機五花八門的“疑難雜症”。“平時遇到較多的是漏油。飛機上有液壓油、滑油、燃油等,剛開始隻能通過一項項檢測排除,現在熟能生巧了,基本看一看、聞一聞就知道哪有異常。”

每一次“體檢”,黃四九都繃緊一根弦。參加工作至今,他保持“零差錯”紀錄,每年帶領班組發現並解決故障隱患百余項。他說:“我的目標隻有一個,保証每架飛機不帶病起飛。”

“三點一線”

十多年鑽研

黃四九連續放出3架航班后,已臨近傍晚,室外溫度僅3攝氏度,停機坪北風急促,刮在臉上刺辣辣地疼。記者縮手縮腳抵御寒氣,他依舊動作純熟干練,只是黝黑的臉頰被凍得通紅。

“過來復查把關”“幫忙檢測下”“九哥,收到請回復”……對講機響個不停,黃四九一刻也不得閑。“他就是個‘拼命三郎’,也是公認的行家裡手。有困難找九哥,成了大家的共識。”寧波機場機務分公司總經理徐群告訴記者。

而黃四九的這些“硬核”本領,都是十多年來在課本、實戰中反復摸索、鑽研出來的。誰能想到,如今的“九哥”,當初只是一個毫無專業基礎的普通機場勤務員。

“做放行員的基本都有專業教育背景,唯獨我起點低,高中都沒畢業,隻能笨鳥先飛。”2008年得知可以申請機務維修、放行的專業考試后,黃四九就“下了狠心”。從那時起,在機場、宿舍、圖書館“三點一線”奔波就成了他生活的常態。他在日夜不分的忙碌工作中見縫插針自學,一有休息時間,就騎上自行車直奔大學城的圖書館“啃”專業知識,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放行執照考試分理論、實操、口試,光口試一次通過率就不足20%,這對一個“門外漢”來說,更是難上加難。徐群評價,黃四九從勤務3檔升到維修5檔,兩年后又晉升為放行6檔,這樣的“逆襲”故事放眼全國同行業都實屬罕見。

幾聲抱歉

換歲歲平安

隨著寧波機場新航線開辟、航班增加,黃四九接觸到的航班機型越來越豐富,而不同的航班機型,檢修內容和程序又不盡相同。“我時刻都在准備迎接新挑戰。”面朝上月剛投用的新航站樓,37歲的他初心未改。

盡管當天檢修和放行的13架飛機都沒有發現特殊故障,可當收工時,時針早已過了凌晨0時。“今天算很順利了。3天前,一架飛機因起飛前駕駛艙出現異味,我和同事跑前跑后,直至凌晨5時才排除隱患,完成全部檢修。”黃四九說,把幾百名乘客安全送上飛機后,自己才大舒一口氣。

黃四九掏出手機,才發現錯過了數個未接電話和微信留言。兩個孩子問他最多的就是“爸爸,你確定今年春節又不回來嗎?”而他的回復永遠都是那句“對不起,寶貝。”盡管思念,但無怨無悔,16年的堅守始終如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