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什么症状?
  3. / 正文

与艾滋病感染者的一次对话

提起艾滋病,不少人都充满了恐惧,对艾滋病感染者,许多人也心存偏见。正因为如此,艾滋病感染者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往往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昨日,晨报记者电话采访了艾滋病毒感染者阿强(化名),听他介绍自己从绝望中萌生自杀念头,到坦然面对,积极接受治疗、参与防艾公益活动的故事。希望通过阿强的故事,能帮助我们了解艾滋病感染者这个特殊群体。

“我不记得第一次听说‘同性恋’这个词是什么时候,但是从小我就感觉自己和同龄的男孩不一样。”阿强1994年出生,身高185厘米,他小时候在北京读小学,随着年龄增长,他发现自己对女人不感兴趣,却对男人感兴趣。

2012年,阿强上高三,通过网络社交软件,他认识了一名“志同道合”的男性朋友,两人很快就见了面。之后,他便开始接触同性恋群体。

2013年,阿强考入福建省内某大学,加入该校的防治艾滋病同性社公益组织社团。“艾滋病发病原因、如何预防、如何检测和治疗,这些都是社团日常宣讲的主要内容,我从中了解到感染了艾滋病也可以治疗。”阿强说,因为社团活动,他认识了更多同性好友。

大学毕业后,阿强到了福州一家酒吧工作,期间还与男性朋友保持交往,平时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直到2017年10月,在一次公益活动中,他自我检测,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这才意识到与男性朋友亲密接触时没有采取安全措施,结果感染了艾滋病。

今年11月初,阿强开始接受抗艾滋病毒的治疗。

以下是记者与阿强的部分对话内容

▼▼▼

记者:得知自己感染艾滋病时是什么心情?

阿强:后悔!想过跳楼自杀,但是后来想想,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而且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艾滋病可以治疗,就学着面对吧。

记者:为什么拖了这么久才接受治疗?

阿强:当初主要是考虑到接下来换工作,要去别的城市,认为接受治疗、档案转送等很麻烦。直到不久前,一个小伙伴因为治疗不及时而去世,对我触动很大。

记者:接受治疗前,疾控工作人员有跟你联系吗?

阿强:有经常联系,提醒我去做检测和治疗,让我作息要规律。但我要工作赚钱,经常凌晨两三点下班,11点前睡觉不现实。

记者:你现在还会熬夜吗?

阿强:不敢熬夜,熬夜会伤肝,对病情的恢复也不利。现在特别后悔当初没有及时治疗。去年检测CD4指数是374,经过治疗,不久前去检测升到了800多。

记者:家人知道你目前的身体状况吗?

阿强:2012年家人就知道我的性取向了,他们很反对,曾经希望我能找一个异性朋友“形婚”。但直到现在,我也没办法接受。当我把感染艾滋病的事实告诉他们时,妈妈和妹妹泣不成声。他们以为这个病会传染,去做了检查,显示为阴性。但在陪伴和督促我治疗时,他们还是建议我和他们以及其他人碗具分开。

记者:目前你的治疗情况怎么样?

阿强:疾控部门有向我发放免费的治疗药物,我已经服了十几天,每天一次,一次三粒,刚开始几天会头晕,现在已经能适应了。未来只要定期去检查随访,相信指标会慢慢降下来。

记者:如果请你给同性恋群体和艾滋病感染者群体一点建议和忠告,你会说什么?

阿强:对于同性恋群体,我希望他们务必做好安全防范措施,千万不要贪图享受,抱侥幸心理。

对艾滋病群体,我希望他们能够勇敢面对,早发现,早治疗,多参与相关的社团公益活动,寻找正能量,不要躲在阴暗的角落独自承受。艾滋病目前可控可治,希望感染者的家庭和社会能给予他们更多的关爱,不要歧视、疏远他们。对他们来说,关爱和理解是最大的帮助。

珍惜生命

与艾滋病感染者的一次对话

预防艾滋

泉州城堡公益呼吁

宽容平等对待艾滋病感染者

“艾滋病感染高危人群中的男同性恋者患病的主要原因是缺乏自我保护意识的性行为。”从事防艾志愿活动12年的泉州城堡公益发起人陆风认为,每一个艾滋病感染者都有不同的遭遇,但是,不论造成感染的原因是什么,感染已经发生,他们应该勇敢面对,接受治疗。

而对于大众而言,陆风希望,除了关爱,大家都能平等对待艾滋病感染者。“因为,艾滋病毒能够侵犯的只是这些患者身体的器官组织,而家人的偏见、疏远和社会的歧视,却足以扼杀患者生存下去的希望。”陆风呼吁大家给予艾滋病感染者更多宽容,哪怕只是一声问候、一个笑脸,都能让他们感受到浓浓的爱意,迸发出生命的激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