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什么症状?
  3. / 正文

担心染病 两三万岛城人“恐艾”中度日

担心染病 两三万岛城人“恐艾”中度日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近日,青岛市市北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台东三路举行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活动。图为一市民在宣传现场前走过。本报记者 杨宁 摄影报道

  记者 孟艳 崇真

  记者采访发现,“恐艾族”在岛城数量正急剧增加,据青岛市疾控中心统计,一年来有五六万人咨询艾滋病问题,其中“恐艾族”占到一半,也就是大约有两三万人。这些人多是异性间或者同性间发生过无保护的性行为之后,便出现了一些与艾滋病相似的症状,在恐慌甚至极度恐慌中度日如年。

  “恐艾男”十几年天天咨询

  市民王先生(化名),十几年间,一天给疾控中心打20多个电话,如果哪天没有打电话,就一定会到疾控中心,一待就是一天,甚至要求在疾控中心找份工作,打扫卫生、端茶倒水都行。“他说只要离开疾控中心,就会担心自己得了艾滋病,只有在这里待着才踏实。”青岛市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主任姜珍霞说。

  这些年来,工作人员反复对他讲解,他自己也上网查资料,去买书看。“其实这位市民对艾滋病是怎么回事,以及艾滋病的防治知识已经非常了解。”姜珍霞说,做了血液检测以后,他知道自己没得艾滋病,但是心里的恐惧就是克服不了。“他也很明白自己已经是一种心理疾病了。”姜珍霞说。

  有些艾滋病的症状很普通,比如发高烧、生口疮、腹泻、带状疱疹等,这些病一些普通市民都会得。“有一次高危性行为后,很多人就与这些症状对上号,觉得自己得了艾滋病。”姜珍霞说。

  姜珍霞也不止一次劝过王先生去看心理医生,但是王先生却说,有很多话很难对心理医生说出口,一个是心理医生可能对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太了解,另外对艾滋病的一些特别专业的知识不是很精通,很难打消他的恐惧。

  咨询者中半数是“恐艾族”

  姜珍霞说,除了王先生,还有的人一天打二三十个电话,每次问的都是同样的问题,专家给他们解释完,告诉他们感染的几率很小之后,刚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还是同一个人打来的,又把同样的问题再问一遍。还有的人就一趟趟地往疾控中心跑,到了就坐在咨询室里不走,没完没了地说自己的担心和恐惧。

  “上次有一个20多岁的大学生,坚持着走到我们办公室之后,就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了。”姜珍霞说,这名大学生有一次和朋友唱歌后,喝了不少酒,没有控制住自己,发生了高危性行为。第二天非常后悔,担心自己被传染上艾滋病,他的妹妹和妈妈一起陪他来到疾控中心咨询。他因后悔用刀片把自己身上割得一道一道的。“这样的人我们也接触了不少,他们在事后会非常害怕,但一喝了酒就忘了,还会干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来。”

  记者采访时还发现,担心自己感染艾滋病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有过高危性行为的人,但也有一些没有发生高危性行为的人。白领女孩小刘,总爱去一些小化妆店化妆、修眉,也从来没想过艾滋病的事情,但是有一次了解了一些艾滋病知识,又得知化妆店经常给一些“不干净”的女人化妆,她忽然想起,自己修眉时,曾经被眉刀刮破过眉毛。“当时流血了,不会因为这个被传染艾滋病吧。”小刘一直担心了好几天。

  姜珍霞说,一年大约有五六万人打电话或直接过来咨询,其中对艾滋病有恐惧感的占到一半,不过对艾滋病极度恐惧,达到病态的人,还不是太多。

  网恋一夜情也多“恐艾”者

  在位于青岛市疾控中心一楼的性病艾滋病检测室,工作人员徐岐山刚刚送走一位前来抽血检测的市民。他告诉记者,每天都会有人过来咨询或者是要求检测,少的时候三五个,多的时候十几个,也有时候几十个高危行为人群一起结伴过来检测。

  这些自己过来做检测的人当中,不少是因为酒后发生高危行为来的,由于检测有一个窗口期,即指人体感染艾滋病毒后到血液中能够检测出艾滋病毒抗体的这段时间,一般为2周到3个月。在窗口期期间做不了检测,他们就天天来,或者天天打电话问能不能做。“我都给他们解释,艾滋病有一个感染概率,即使不采取措施,男女之间的传染概率也只有千分之二。”徐岐山说。

  此外,还有一些市民在网上认识后,产生好感,感觉双方都有正式工作,应该没有危险,其实也不能掉以轻心,还是应当采取预防措施。“而往往这种人群感染艾滋的几率比较大。”徐岐山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