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什么症状?
  3. / 正文

发现丙型肝炎的故事:从非甲非乙型肝炎到治愈

发现丙型肝炎的故事:从非甲非乙型肝炎到治愈

在刚刚公布的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中,美国病毒学家哈维·詹姆斯·奥尔特(Harvey James Alter)、英国生物化学家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ughton)及美国病毒学家查尔斯·M·赖斯(Charles M。 Rice)因发现丙型肝炎病毒而获奖。从奥尔特发现“非甲,非乙”肝炎,到霍顿在1989年确定丙型肝炎病毒,再到赖斯证明这种病毒能够引起肝炎,这三位科学家以及其他研究者的一系列工作,让我们认识到这种致命疾病,并有机会寻找治疗方案。

未知的罪魁祸首

肝炎,即肝脏的炎症,长期以来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历史。肝炎的症状对许多人来说十分熟悉,包括腹痛、疲劳、黄疸(皮肤和眼睛发黄)等;在许多严重的病例中,还会出现肝功能衰竭和死亡。

直到20世纪,科学家才发现大多数肝炎病例是由感染肝脏细胞的病毒引起的。后来,研究人员根据病毒性肝炎病例的特点将其分为两种不同的疾病;这两种疾病可能都很严重,但它们在传播和致病方式上有所不同。甲型肝炎(Hepatitis A)是通过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或通过受污染的食物或水传播的,潜伏期短,能导致急性疾病。乙型肝炎(Hepatitis B)则是通过血液和其他体液传播,潜伏期长,可能导致慢性(长期)感染。由于许多肝炎病例似乎都是由于输血引起的,因此病毒的鉴定,特别是引起乙肝的血源性病原体的鉴定就变得至关重要。如果已知存在病毒,就可以对血液供应进行筛查,防止疾病的传播。

1963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糖尿病与消化及肾脏疾病研究所(NIDDK,当时称为“国家关节炎和代谢性疾病研究所”)的科学家发现了乙型肝炎病毒的一种主要蛋白质,最终允许对血液供应进行检测。然而,乙肝病毒筛查和排除传染性献血者仅使输血后肝炎病例减少25%至50%。据推测,其余病例要么是由甲型肝炎病毒引起的,要么是可能在筛查过程中漏掉的乙型肝炎病毒引起的。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传染病实验室的哈维·詹姆斯·阿尔特(Harvey James Alter)研究团队鉴定出了甲型肝炎病毒,并与NIH临床输血医学中心的部门合作,发现其他的肝炎病例既不是甲型肝炎,也不是乙型肝炎。在肝脏内部,有一些别的病毒在大肆破坏,所有的迹象都指向第三种病毒。像乙型肝炎一样,这种新发现的疾病可能通过受感染的血液传播,并可能导致慢性感染和肝硬化(瘢痕)。然而,这种慢性疾病在成年人身上出现的几率远高于乙型肝炎,而且患者很少出现急性症状,这可能意味着这种疾病在出现明显的感染迹象之前,可能会陷入一种慢性状态。在接下来的15年里,这种疾病背后的罪魁祸首一直不为人知,因此这种疾病被简单地称为非甲非乙型肝炎。

阻止非甲非乙型肝炎

科学家寻找着非甲非乙型肝炎背后的神秘因素,同时也将精力集中在治疗上。由于病毒仍然未知,第一批试验的便是那些已被证明有效、针对绝大多数病毒的药物。乙肝患者对一种名为“α型干扰素”的化学物质会出现一定效果的反应。α型干扰素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物质,是免疫细胞对病毒感染或其他环境压力作出的反应。干扰素通常是注射到病灶,使细胞进入一种抗病毒状态,即“干扰”病毒复制,从而使细胞免于感染。由于干扰素是一种对抗多种病毒的一般防御机制,因此尝试用它来对抗引起非甲非乙型肝炎的未识别病毒是合乎逻辑的。

1984年,NIDDK院内研究项目的科学家在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NIH临床中心对10名患者进行了干扰素初步研究。在16周的时间里,这些患者每天都要服用药物,并通过检测血液中是否出现肝损伤标记来监测他们的肝脏健康。研究人员很快就有了试验结果,而且颇具戏剧性:大多数患者的肝脏在一个月的治疗后显得更加健康。4个月后停止干扰素治疗,患者复发;然而,一旦重新开始治疗,他们的肝脏健康又再次改善,即使在剂量逐渐降低并在一年后停止治疗后仍保持正常。一些患者对干扰素治疗只有最小的反应,而另一些患者有反应但随后复发;但是,在最终长达10到25年的随访中,试验中有一半的患者没有显示出肝脏感染的迹象。他们是首批治愈这种疾病——最终被称为丙型肝炎(hepatitis C)——的患者。

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

1989年,美国加州一家名为Chiron的生物技术公司的生物化学家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ughton)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研究人员合作,发现了这种非甲非乙型肝炎病毒。该研究证实,这是一种新的病毒,现在的官方名称为丙型肝炎病毒(hepatitis C virus,简称HCV)。这是医学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进步,使科学家得以开发检测丙肝病毒的检测方法,并迅速应用于献血筛查。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随着检测技术的改进,丙肝病毒从输血供应中被有效消除。丙肝病毒的鉴定也促成了一系列后续的研究,确定了该病毒的分子结构。这对于设计专门与病毒成分相互作用,并抑制其复制的药物至关重要。病毒的鉴定还使研究者能更精确地诊断丙型肝炎,并理解其患病率。事实上,最终的研究结果显示,丙型肝炎是西方世界最常见的慢性肝炎、肝硬化和肝癌病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