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洗?
  3. / 正文

王海举报发霉内衣为何受挫

中心事件

  据新华社报道,国务院副总理吴仪近日会见了出席国际消费者联合理事会议的部分代表,并称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把保护消费者权益的事业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重大举措,从立法、司法、行政执法、社会监督等方面不断加大工作力度,取得了明显成效。

  不久前,著名的打假维权人士王海把打假大棒挥向了“地球人都知道”的南极人内衣―――把该品牌内衣华丽包装下的发霉内衣展现在消费者面前。但是,两个月过去了,虽然商场内已不见发霉内衣的影子,但举报发霉内衣的王海却不能从有关方面得到合法的检测结果;因而也就没有人为厂家赶在一个月后的“禁销令”实施前的“促销”负责。

  王海有没有权在检测结果出来前对产品说“不”?谁对发霉内衣赶在“禁销令”前的“促销”负责?中消协怎样才能发挥自己维权的最大效应?国际消费者联盟又是如何操作的呢?

  1 王海买到发霉内衣

  据《北京娱乐信报》报道,中秋节前夕,王海在市内某百货商场购物,刚好赶上南极人保暖内衣开展促销活动,活动内容大概是购买南极人保暖内衣达200元后,再加一元钱便可再购买一套南极人保暖内衣,于是他在活动现场以每套130元的价格购买了南极人赛维卡热能羊毛内衣两套,并根据促销活动内容以一元的价格再购买南极人保暖内衣一套。回来后打开包装发现,那套以一元钱优惠购买的南极人保暖内衣有一股很浓的霉味。

  王海向记者展示了他前两天购买的这两套发霉内衣。打开其包装,凑近一闻,刺鼻的霉味便扑面而来。

  为了验证这是否属于个别现象,9月27日,他又在市内某购物中心南极人柜台购买了一件内衣,发现也有霉味。

  而就在28日,南极人在北京市场正式推出多款南极人内衣降价50%销售,今年所有的新款产品均参与此次降价销售。此前一周,南极人公司曾在北京多家大商场内推出每天定点限量销售一元钱一套保暖内衣的活动。王海的这次打假与南极人促销时间如此一致,是巧合还是有意?王海表示:“南极人公司以价格战来掀起竞争,表面上看是挤压保暖内衣利润,让利于消费者,但却巧借促销名义来对积压产品进行清仓,明显地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

  王海表示:他已就此事向工商等部门进行了举报,并将在“十一”以后委托有关检测机构对所购商品进行进一步检测。


n

2 王海没能拿到官方检测结果

  王海告诉本报记者,为了拿到关于“南极人”检测的官方权威结果,他们曾先后走访了多家单位:第一家是国家棉纺织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测试中心),该检验中心的一位王宝军检验人员称:检测成分可以做,但是检测发霉不能做,没有这种指标。保暖内衣没有卫生标准。

  因为怀疑有霉菌,他们又来到第二家北京市卫生防疫站。得到的回答是:可以检测化妆品,但是不能做纺织品的检测,纺织品没有相关法规,不受控制也没有办法,只能参考别人的方法,无受控文件,不能乱盖计量认证的章。

  在第三家北京市纺织产品及染料助剂质量监督检验站,他们得到了不能做霉菌检测的结论。

  在第四家北京市纺织纤维检疫所,一开始实验室的郑大夫称可以做霉菌检测,要两件没有穿过的用塑料袋包好,带着购物小票就可以做。最快一个星期出结果。收费标准:细菌鉴定一种650元,微生物鉴定:一种650元。

  后来他们带着当天和公证员一起在东直门银座商场购买的四套南极人保暖内衣来到纺织纤维检疫所,郑大夫又叫来了赵主任,两人研究了一下,告诉他们不能做细菌鉴定,赵主任翻看了保暖内衣称,该衣服上有厂家自己的生产标准,他们做不了,而且做了也不能出检测报告,因为没有相关行业标准,检测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们认为没有检测的必要。但是可以做成分鉴定,收费标准:起步100元,每增加一种成分加收50元。

  第五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的陈主任,称检测霉菌成本太大,检测出一种霉菌3000元,检测哪种细菌要他们自己决定。估计会有20种霉菌。所以王海称他们根本做不起。

  假如他们要做的话要衣服每种两件(实验对比用),但是国家没有标准,没有规定保暖内衣霉菌是多少才是合格。可以检测衣服上有多少霉菌,但至少要几万元才可以做完。国家有公共场所床上卧具、拖鞋等的微生物标准,但可能借鉴不上,除非他们自己查找国内外保暖内衣系列相关标准。但该检疫所不会有评论。陈主任称,以前在报纸上看到过关于保暖内衣的纠纷问题,也有人要求检测保暖内衣的霉菌。

  第六家北京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和第七家国家毛纺织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结论与上面第三家一样:都是不能做霉菌检测。


n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