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是什么?
  3. / 正文

兰州兽医研究所96人布病阳性:牧场职工和兽医是本病高危人群

12月6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发布《关于疑似布鲁氏杆菌感染事件处置情况通报》,称11月28日-29日,该所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先后报告4名学生布鲁氏菌病血清学阳性。 接到报告后,该所立即派人陪同学生前往医院诊治,同时成立调查小组,关闭相关实验室并开展调查。 截至7日中午12时,共检测317人,其中抗体阳性96人(含上述4例)。

公开资料显示,布鲁氏杆菌病(下称“布病”)是一种人畜共患传染病,一般由患病的牛、羊等牲畜传染给人,人与人之间几乎不传播。 100度以上的干热、80度以上的湿热状态下,只需几分钟就能消灭布氏杆菌。

38岁的原牧场从业者袁峰就是一名布病患者,两年前,还能扛着50斤一袋的面粉一口气爬上六楼。 但现在的他,每爬一级台阶,膝关节和表皮之间都会发出“呲呲”的细小声响,像干瘪的自行车胎前进时与地面的摩擦声。 腰也不能长时间挺直,一米八五的大个,看上去没那么高。

北京地坛医院的诊断书显示,袁峰的症状是布鲁氏杆菌引起的关节破坏、半月板损伤。 他的双膝内有大量积液,属于重度骨性关节炎。 这些症状和其他布鲁氏杆菌引起的身体损害统称布病。

和袁峰一样,许多布病患者为牛羊牧场、养殖场等从业人员,患者群体不小。 依据2015年-2019年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数据,中国的布病发病人数每年均有3万人以上; 5年中,在全国26种乙类传染病里,布病发病人数一直排在前十位。

据原农业部、原国家卫计委印发的《国家布鲁氏杆菌病防治计划(2016—2020年)》,2015年,全国报告人间布病病例56989例,人间病例仍处于历史高位; 据对布病重点地区22个县248个定点场群的监测与流行病学调查结果,牛羊的个体阳性率分别达到3.1%和3.3%,群体阳性率分别达到29%和34%。

由于发病人群的特殊性,早在1963年,布病就被原卫生部列为职业病。 但袁峰等患者面临着重重困境: 布病难以评定工伤等级,想让企业负担治疗费用或获得补偿,困难重重。

全文5541字 阅读约需11分钟

兰州兽医研究所96人布病阳性:牧场职工和兽医是本病高危人群

▲2019年1月20日,农垦总医院布病感染科门口,鲜有人经过。新京报记者 吴靖 摄

侵蚀身体的各个部位

2019年1月,哈尔滨天寒地冻,最低气温达到零下24℃。

位于哈双路235号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医院(下称“农垦医院”),没有受到气温的影响,一拨又一拨的布病患者前来就诊。袁峰是这里的常客,已经来过三次了。

这里是全国首家布病专科医院,医院感染科门诊的墙中央写着两行蓝绿色的大标语:整体规模全国最大、治疗人数全国最多、诊疗技术全国最好、治疗效果全国最佳。

布病病房集中医院三层,近20个病房,每个病房有三张床位,有的病房还加了一张床,几乎住满了人。1996年出生的王华是山东一家大型牧场的产房工作者,第4次到这里住院治疗。他发着低烧,脸色蜡黄,手指比平时粗了一圈。他几乎每天都躺在床上,不愿走动,不肯出门。另一个病房里,快到退休年纪的杨荣正给自己的脚踝贴药膏,她尝试过各种药膏以缓解脚踝疼痛,但都没什么效果。

兰州兽医研究所96人布病阳性:牧场职工和兽医是本病高危人群

▲2019年1月21日,布病患者杨荣正在给记者展示她前不久刚拍的磁共振,脚踝周围有黑影。新京报记者 吴靖 摄

发烧、出汗、无力、关节疼痛是这里的常态。这是因为布氏杆菌会在人体细胞中大肆代谢、繁殖,并攻击除牙齿、头发、指甲外的个人体部位,腰、腿、关节等经常受力的部位最易受到攻击。患者们要在这里进行至少21天的治疗,才能用药物将布氏杆菌暂时控制在几乎检测不到的范围内,暂缓病情。

公开资料显示,每名布病患者的症状不尽相同。有人短期内没什么症状,无需治疗;有人会发烧、出汗,治疗一次后再没发作;有人却反复发作,连带着一些身体部位长久疼痛。

“但来农垦医院住院的,都是病情偏重的或者反复发作好多次的。”王华说。

院里一位60多岁的布病患者,自家养羊,年轻时就得了布病,不时来这里治疗。最近一次,他是被人抬进病房的,因为布病脊柱炎再次发作,他全身几乎无法动弹,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除了骨头、关节,布氏杆菌还会攻击人体的心脏、脑部、生殖系统等。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下称“地坛医院”)经常收治布病患者全国各地的布病患者,不少是布病引发的心内膜炎、脑膜炎等重症。“但如果没有发现是布病引起的这些病,治疗就会相当麻烦。”地坛医院感染科主任陈志海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