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是什么?
  3. / 正文

基于管辖权下 以新视野考量互联网平台垄断问题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特别是平台经济迅速发展,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对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与此同时,平台经济领域涉嫌垄断问题的反映和举报日益增加,损害了市场公平竞争和消费者合法权益,不利于充分激发全社会创新创造活力、促进平台经济创新发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作为2021年经济工作中的八项重点任务之一。

  在此背景下,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召开了“数字经济发展与消费者权益保护研讨会”,研讨会以“网络案件管辖权热点问题”为主题,多位法学专家围绕数据、竞争法、反垄断等互联网热点问题中的管辖权展开探讨,以对现实中的法律案件给予学术回应。

  在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召开的“数字经济发展与消费者权益保护研讨会”上,多位法学界专家在平台经济反垄断的大背景下,针对抖音诉腾讯垄断纠纷案件,围绕互联网企业的管辖权争议,平台企业的权利、规则边界等议题展开探讨,并以新视野探究网络案件管辖权问题。

  2019年9月,抖音向福州中院起诉腾讯及下属公司不正当竞争。日前因不服法院将腾讯不正当竞争案移送深圳法院审理的管辖权裁定,抖音向福建高院提起上诉。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副校长、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主任林维在致辞中指出,管辖权争议问题是互联网发展给司法带来的重要挑战之一,对此的研讨涉及司法制度中程序法和实体法多个相关问题,其规则建构对于形塑网络空间司法治理和实现数字正义,具有重要意义。管辖权的有无和管辖权的冲突应放在不同语境下进行讨论。需要用另外一种眼光、视野和格局去考察在互联网背景下具有一定垄断性的平台中所涉及的协议管辖等一系列问题。而管辖问题之所以会引起那么大的争议,也充分说明了实现法治完美统一的目标依然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助理、副教授刘哲玮认为,以合同格式条款来确定管辖法院可能会造成一种实质不公,不正当竞争应参照侵权案件来确定管辖,同时建议通过指定管辖方式来解决本案中存在的问题。指定管辖,一是可以提高司法透明度,避免可能出现的地方保护主义质疑;二是考虑到对经济政策、产业政策乃至于对行业造成的巨大影响,不正当竞争案件、反垄断案件更加需要确保法院的公信力;三是由第三地法院来集中审理这两个“大厂”之间的案件,可以发挥先例作用,避免后续缠讼和矛盾裁判。

  “协议管辖”是否适用侵权案件也引发思考。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纪格非表示,《民事诉讼法》中“协议管辖”的适用范围适用于合同纠纷和财产权益争议案件,是否适用于侵权案件有待进一步商议。管辖协议的本质就是通过协议选择管辖法院,协议本身必然会限制当事人对管辖法院的选择权。因此也不宜参照《民法典》关于格式合同的规定,以限制当事人权利为由认定其无效。

  值得关注的是,在与会专家看来,平台企业的权利、规则边界也需要进一步清晰。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副教授胡凌表示,互联网企业与传统线下企业不同,主要基于协议、规则来管理用户,即通过“合同化”保护自身权益。但平台“合同化”的边界非常不清楚,经常以同样一套话术、思维模式、技术开发的模式来塑造用户的行为。从这个意义上讲,根本问题就在于需要重新认识平台“合同化”的边界,包括知识产权、隐私、劳动关系、消费者自主选择权、竞争关系等以一个协议规则去吸纳,由此带来消费者权利形态和实现的变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静:

  管辖异议中起诉案由的确定 应尊重当事人的处分权并达到初步证据标准

  李静表示,对于案件的探讨不要先入为主的刻意排斥或者强调某个法院的管辖权,而是从法律适用和解释角度考虑处置方案。如果不正当竞争的起诉,在管辖异议审查中能够达到初步证据要求,就应当尊重当事人的处分权,按照不正当竞争的案由来确定管辖。

  “管辖异议案件审查的范围主要包括审查对象和证明要求。”李静表示,管辖制度的设计本身是为了在法院之间进行合理的分工,一般认为它不涉及实质审判结果正确与否,因此管辖异议案件的审查对象就是受诉法院有无管辖权。但在管辖权的判断上,往往当事人起诉的法律关系又是一个关键判断因素,这就涉及对当事人起诉的法律关系,它的可能性应当达到什么样的证明要求。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