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是什么?
  3. / 正文

这位美国教授说人人都可能是“天生数学家”,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做?

看点 从孩子出生开始,最先学习到的数学能力就是数数,但其实,刚出生的婴儿就有自己独特的算法。密苏里大学副教授克里斯蒂·范马勒,研究重点集中于儿童的早期认知发展。她发现,我们的孩子天生就具备一些数学技能。下文中,美国NPR网站对她进行采访,就这一研究与她聊了聊。
译丨韩智鑫 编丨Travis
文丨Julie Depenbrock
作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本科生,克里斯蒂·范马勒想继续在研究生院深造心理学,但是暂时还不确定去哪个实验室。在那个时候,她看到了一个传单,上面写着,你知道小婴儿会数数么?
她说,当她看到这句话时,她心里想,不可能吧。
小婴儿或许能够数数,但他们肯定不是用我们成人数数的方式去数的。但是,关于婴儿会数数的这个小想法算是在她心里生根发芽了。
此后,范马勒开始了她的研究。发传单的卡伦·永恩,后来也成为了她的导师。他们在一起合作发表了很多研究成果。
范马勒现在是密苏里大学副教授,研究重点集中于儿童的早期认知发展。我和她聊了聊,看看她最近正在忙些什么。以下是采访汇总。

这位美国教授说人人都可能是“天生数学家”,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做?

Q: 所以,人们都是天生的数学家么?
A:在我的实验室里,我们对数值发展和理解对象特别有兴趣。比如幼儿(甚至是新生儿)的早期数字技能如何被建立在为符号数学开发独特的人类能力上。
这些技巧和能力的根源似乎来自于古代进化的天赋。在其他生物身上,也有这种天赋。
换句话说,我们是通过不断地演变习得了数学这项技能,这种能力是和其他动物一样的。
Q: 那你是如何对这些感兴趣的呢?
A:我对可以拥有复杂的知识,至少在草创阶段时你就对它有一定的了解的想法非常着迷。
我们知道,现在的动物种类非常广泛。比如说和人类不同的物种,鱼类。孔雀鱼对环境中的数字非常敏感。
当然,灵长类动物、蝾螈也是这样,还有各种各样的昆虫。毕竟,这种基本的能力能够帮助动物对周遭的环境进行导航。字面上来理解,我的意思是它们通过计算角度和距离等来浏览环境。
如果让它们选择两个数量的东西,懂得数字的话可以帮助这些动物选择更多的食物。这种基本的数字能力在觅食场景中一直出现。
所以,我开始对早期培养的能力,如何发展成人类随处都可掌握的能力感兴趣。如果你有数学和数数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所有的人都可以学会这种能力。
当然,有些人学起来可能会觉得比较简单,我们所有人都经历过这种现象。但是,这种能力肯定是可以学会的。

这位美国教授说人人都可能是“天生数学家”,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做?

Q: 那你最近主要研究什么?
A:在现代社会,数字和数学变得越来越重要,或许可以说变得比经常被作为教育活动重点的读写能力还要重要。
我们知道,一个学生现在高中毕业时的计算能力,是未来经济和职业成功的重要预测指标。
我们也可以从许多不同的研究案例,包括我的一些同事戴维·加里的研究案例中,发现在学校中数学表现没有同龄人好的孩子,学习一般比较落后,并且这种差距随着他们学习课程的增加逐渐拉大。
我们的项目正在尝试发现影响这种现象的早期预测因素。这将告诉我们当孩子进入幼儿园时,有什么导致他们落后于同伴的风险。我们正在采取我们所了解的步骤,并且不断分析之前的研究步骤,来看看我们是否能够识别处于风险中的孩子。
当然,最终我们希望在孩子入学之前就创造出一些能够吸引他们的干预措施,使他们走上更加积极的道路。

这位美国教授说人人都可能是“天生数学家”,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做?

Q: 那你是如何研究这样东西的呢?
A:我们跟踪了两年学前班的孩子,并且评估了一个非常广泛的量化技能。因为当你去谈论数学成就和数字知识时,它不是一个单独孤立的结构。
在两年的学前班观察期间,我们给这些孩子12项不同的任务,一年两次。
一些是象征性的,比如说能够背出一些阿拉伯数字或者口头数数。一些则使用早期的非技能符号,比如说比较两个数字的大小,结合具体的情境进行加减练习。这些技能正是建立在古代已有核心能力不断进化的基础上。
Q: 实际上预测了哪些数学成就呢?
A:当我们在幼儿园和一年级追踪这些孩子的成长时,发现在这12项技能之中,真的存在一到两种非常重要的技能。
当我们去跟踪幼儿园和一年级的小朋友时,发现人类原始本能的能力,即估计数量的能力看起来真的非常重要。
孩子基数推理的能力是人类计数能力的根源。比如说,你在纸上看到或者听到一个人说3这个数字,你知道他所说的就是数字3,这些都是我们人类数数能力的基础。
尤其是,这种基数推理的能力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可以根据这个能力来判定,一个小孩子当他进入幼儿园,在数学方面是否更够取得更大的成功。

这位美国教授说人人都可能是“天生数学家”,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做?

Q: 这会对孩子们在幼儿园的学习有影响么?
A:是的,我们希望如此。当你去看学前班课程的时候,这些已经接触到数学教育的孩子,他们是真正想要尝试去弥补这种差距。
但是,当你有许多不同的东西要教时,你就不能够对所有的知识深入了解,对么?你只是想着一次能够对所有的知识有个大致的理解。
我们的研究给发展更有效的早期教育指出了一种可能性。当你想要真正培养孩子的数学能力时,你需要专注于这些核心技能。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个试点,对这种能力的培养进行人工的干预。

这位美国教授说人人都可能是“天生数学家”,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做?

Q: 那你们是怎么干预的呢?
A:孩子们数数,想怎么数就怎么数。我们用冰块托盘去记录一些对象。我们去问孩子,你能够将6种物品放到托盘里么?当他们犯错误时,我们就指出错误,试图去加强规则。
Q: 那这样有效么?
A:效果现在来说还为时过早。我们现在得到一些数据并进行分析。不幸地是,我现在还没有最终的结果出来,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这会有用。
这种事情,其实父母或者一些从事早教的教育者也可以和孩子一起去做。甚至有可能在平板电脑上去设计一个程序让学生去练习。
当然,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条路。但是,这也是我们努力前行的方向,变得干预工作。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去辨别哪些孩子有一定风险,然后逻辑上来讲,下一步就是去找到帮助他们的方法。

这位美国教授说人人都可能是“天生数学家”,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做?

Q: 你的研究指出了父母在家教育孩子学数数的方法是远远不够的。那家长应该如何做呢?
A:有许多机会家长能够教给孩子数字。当孩子在你身边,你给他们拿两个饼干的时候,你可以将它们放到桌子上,有意识地去数“一、二,两个饼干”。这种简单的方法,加强了孩子会学会两个很重要的数数方法。
第一个是,一一对应。每个数字相连,并且每个数字只说一次。第二个是,基数原则。比如说在这个例子中你重复了最后一个数字2。数字“2”,表示它是这个集合的总数。
Q: 家长们也可以让孩子们去判断数字大小,比如说,我有两个饼干,你有三个。那我们俩,谁的多呢?
A:烹饪是另一个孩子可以去接触数字并且了解数量的最常见活动。
我认为,每天的情境给家长提供了许多机会,去帮助孩子们学习数字的意义和数字之间的关系。
来源:NPR
原标题:《这位美国教授说人人都可能是“天生数学家”,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做?》
阅读原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