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在哪里?
  3. / 正文

买卖个人信息主要用于推销 合肥警方将进行查证

  昨天,本报以《小区业主信息,四百元“打包”卖》为题,报道了有不少人专门倒卖个人信息一事。昨天上午,记者将暗访的情况向合肥警方反馈,警方已受理并表示将进行查证。

  在昨天的报道中,记者接触了两个倒卖个人信息者,他们都给记者留下了QQ和手机号码。其中一人称可以四百元“打包”卖给记者22个小区的业主信息,另一人则是望江西路一公司的员工,该员工向记者提供了“试用版”的业主信息,记者试过之后发现非常精确。

  倒卖个人信息是违法行为,昨天上午,记者就此事拨打110进行举报。随后,记者在合肥市荷叶地派出所民警带领下,在蜀山区刑警二队进行了笔录。该大队负责人表示,将对记者举报的情况进行调查,以查证是否属实,然后才能决定是否立案。

  “倒卖个人信息有一定的条数标准,达到一定程度才能看出是属于治安处罚还是刑事处罚的范围。”该负责人说,查处这两起倒卖个人信息的情况需要一个过程,需要多个技术部门合作,“我们要先向上汇报,还要查清是否是我们管辖范围内。”

   □查处案例

   兄弟俩买信息卖电视棒

  2013年8月份,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刑警二队的民警在巡逻中发现,国购广场一写字楼的一家公司整天在打电话销售电视棒,“每天都在打电话给全国各地的人,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号码呢?”警方怀疑其中有违法买卖个人信息的情况。

  经过两个月的侦查,警方掌握了证据,并最终立案调查。“我们找到了这家公司的两个负责人,他们也算坦白,什么都说了。”办案民警胡华兵告诉记者,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是兄弟俩,姓王。王某兄弟通过QQ查找到贩卖个人信息的群,然后购买信息,再打电话推销产品。“他们公司一共购买了10万条个人信息,每1万条信息收费1000元左右,他们说老顾客还要便宜点。”胡华兵说,王某兄弟向警方交代,卖信息的人说,个人信息大都是收集快递单得来的。

  胡华兵告诉记者,王某兄弟被判刑一年,缓刑一年。

  “当时考虑到两个因素,一个是他们积极配合调查,有自首情节;另外他们宣传产品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所以判得并不重。”

  私家侦探搜集信息转卖

  张某是一名私家侦探。2009年10月,张某创办了调查公司。几年来,张某多次接受客户委托,非法调查他人的行踪、银行账号、房产等情况,并收取相应的费用。

  其间,张某还通过互联网,向蔡某及网友“新浪”、“米乐星”等人购买了大量涉及公民户籍、车辆、房产、通话记录、银行交易记录、宾馆住宿登记等内容的个人信息。拿到之后,蔡某加价转卖给孙某、周某等人,谋取利益。

  同时,张某以未经注册登记的“合肥市全力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安徽全力商务调查公司”“安徽同力商务调查公司”“安徽维权商务调查公司”名义开展“经营”活动,并在互联网上设立相应的网页进行宣传和招揽业务,通过QQ联系业务、传送信息,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收取或支付费用。

  很快,公安机关将张某抓获归案,并从其住处查获了作案所用的GPS汽车定位仪、银行卡、笔记本电脑、U盘等物品。经讯问,张某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

  法院在审理后认为,张某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办会员卡套取个人信息

  在一些小店买东西时,经常被人告知,成为会员会打折,有人就填了自己的信息。孰不知,这些信息成了犯罪分子的赚钱工具。

  阿生就是这样以“小便宜”套大钱的人。原本,他在合肥市开了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育发液和成人用品销售等业务。其间,为了能够拉拢顾客,他就利用了注册成为会员能打折这一招,套到了很多个人的隐私信息。

  与此同时,阿生还通过QQ多次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再将信息提供给公司业务员,以发短信或打电话的方式推销上述商品。阿生分别从网上购买了3万多条信息。

  记者从蜀山区法院获悉,阿生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新闻链接

  买卖个人信息面临刑罚

  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的常铮律师解释,买卖公民的个人信息,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首先面临的是刑事责任。

  但对于买卖个人信息达到什么程度属于“情节严重”,刑法并没有更细的规定,在实践中需要公安部门和司法部门具体分析掌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