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为什么?
  3. / 正文

闫永胜的“十万个为什么”

闫永胜的“十万个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考研究生?”“为什么来江苏大学读研究生?”“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做江苏大学教授闫永胜的学生,就仿佛翻开了一本厚厚的《十万个为什么》,时刻需要打起精神,回答他层出不穷的问题。

从教三十多年,闫永胜用问题化解问题,将学生的困惑解剖成一个个生活中的小思考,条分缕析地讲解清楚。他常常把老师和医生这两个职业放在一起比较,在他看来,医生可以借助各种仪器检测病情,老师却只能凭借学生的外在表现,通过自己的观察诊断并解决学生的问题,“这是一项触及灵魂的工作,把学生的思想工作做通了,所有的成长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问生活

研究生入学面试,闫永胜固定要问上两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考研究生?”“为什么来江苏大学读研究生?”

回答往往不尽如人意,大部分学生读研都只是为了获得一个文凭,仅有少部分学生是因为热爱研究。闫永胜在心里给自己提出了一个问题,研究生入学一般在20岁出头,是人的一生中最年富力强、充满朝气、蓬勃向上的年纪,作为他们的导师,应当如何引领他们树立远大目标和人生理想呢?

2018年1月,教育部发布《关于全面落实研究生导师立德树人职责的意见》,明确“导师是研究生培养质量第一责任人”。

对此,闫永胜深有同感:“某种程度上,导师负不负责任,决定了一个学生的命运。”

“现在很多老师把研究生当成了写文章、做项目的工具,是因为他们没有从培养者出发来看待育人这个问题,”闫永胜认为,高校培养人永远是第一需求,要从培养人的全面发展出发,研究生会写文章、能申请项目,仅仅是学会了生存的技能,远远没有达到培养的目标,“我们要培养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们有科研和教学的能力,更要有着坚定的理想信念,有深厚的人文素质。”所谓师者如医者,医者医身,师者医心,研究生导师除了“导科研”,更要“导思想”“导人生”“导生活”。

70多人的课题组,闫永胜每学期和每位成员谈话三次,于是经常出现下面的情景:“闫老师,最近怎么不找我谈话了?就喜欢和你唠会儿。”“去去去,和闫老师聊天得排号,还没轮到你呢。”

    问科研

“人的一生有多少天?”“节假日占掉多少天?”“睡觉花费多少时间?”这些在旁人看来与教学毫不相关的问题,都是闫永胜用以启发学生思考的小技巧。

他给学生们算了笔账:“一年有365天,除去假期、睡觉、休闲等,真正工作的时间也就是30年。这么短的时间,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奋斗?”现在,他还是一样的工作节奏,每天早晨8点到办公室,晚上11点离开,下班之前还要挨个到实验室看一眼。同学院的老师和学生对他特别服气:“拼也拼不过闫老师,熬也熬不过他,我们也只能拼尽全力往前赶。”

“你是怎样,学生就是怎样。”闫永胜坚信,“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不好的老师。”他的以身作则,就像火车头一样,带动着学生们向前奔驰。

地方高校理工科学生不同程度上存在着科研基础薄弱、理想信念弱化、人文素养弱化、自信心不足的共同特征,第一次和研究生见面,闫永胜通常问学生两个问题:“你跟清华大学的学生比有什么区别?”“毕业的时候和清华的学生同时竞争一个岗位,你能行吗?”

看到学生摇头,闫永胜又问:“为什么不能呢?”思想认识的高度决定了研究生所能达到的高度。

有一个基础很好的学生,入学后迟迟找不到努力的方向,闫永胜想出一个法子,给他抛出一个难题,限令他在两周之内解决。这名学生起早贪黑,在实验室里待着的时间比闫永胜还要长,15天后,依然一无所获,他很紧张地对闫永胜说:“老师,我查遍了中外文献,都没找到您问题的答案。”

闫永胜看着迷惑的学生,这才点醒他:“研究生和本科生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研究问题的答案不是在网上能找到的,而应该是根据现有资料和实验室资源,去探索未知问题的答案。”

在全新的科研领域,闫永胜并没有放手让学生自己去摸索,而是建立了完整的培养体系,以便学生从“撑着拐杖行走”到独立奔跑。卤水点豆腐里有什么应用启示?汽车尾气如何净化处理?通过结合生活和自然现象,点燃研究生内心对科研的兴趣和热情。

思想认识统一了,再在项目和论文的训练平台上实战演习,直至炉火纯青。闫永胜的研究生有的已经成为知名“985”高校国家重点实验室负责人,有的硕士毕业就去东南大学当老师,有的提前一年达到博士毕业标准,被多所高校争抢。他的团队,连续三年有人获得优青项目,从团队毕业的研究生共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47项,73名已毕业的博士生中已有38人获评高级职称,获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1人、新世纪人才2人,江苏省双创人才、六大高峰人才等省部级人才称号14人次。

    问育人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之问”的疑惑,让闫永胜开始思考如何强化研究生培养的过程管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