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为什么?
  3. / 正文

日本皇室图书馆《诗经图》首次公开:是古人的十万个为什么

       孔子曾经这样描述学《诗经》的好处:“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鸟兽草木之名。”
       古代人的红宝书《诗经》,不仅讲群众生活,君臣伦理,还是一本大自然百科全书。那时的一本诗经图谱,可能就是如今的一本《十万个为什么》。
       日本宫内厅书陵部(日本皇室图书馆)最近在网上放了一套《诗经图》的电子版。此事默默无闻,并未引起太大注意。在此之前,日本早稻田大学曾放出过《诗经图》的目录,但原书秘藏于皇宫深院,因此也并无全文。
       此次宫内厅在网上放出的《诗经图》,当是这本书首次在网络公开。而且这本书在日本刊印也不多,中国更从未引进,许多关于诗经学的研究著作,也仅存名目,未见详述,盖难得一见之故。
       新井白石是江户宿儒木下顺庵的门生(木下顺庵是朱舜水在日好友,亦是日本著名汉学家藤原惺窝的学生),后来走上从政的道路,成为幕府将军德川家宣的家臣,任文学侍讲,还推动了德川幕府的“正德之治”。
       新井白石在德川家有项重要任务,就是“陪太子读书(那时德川家宣还没有当上将军,还叫纲丰)。为了给纲丰讲《诗经》,他向朋友稻生若水请益,若水的研究领域主要是本草,有点像中国的李时珍。
       白石一面写信向若水请教,一面与老师木下顺庵探讨,还实地考察了日本的各种植物的枝叶根茎,连从中国进口的植物也没有放过,终于在元禄七年(1694年),与画师狩野春湖(春湖是日本绘画史上的最大流派狩野派的传人)完成了这部《诗经图》。
       从《诗经图》画面来看,其笔触极其细腻,细节的考证也颇费心思。

       

日本皇室图书馆《诗经图》首次公开:是古人的十万个为什么

       

日本皇室图书馆《诗经图》首次公开:是古人的十万个为什么

       

日本皇室图书馆《诗经图》首次公开:是古人的十万个为什么

       

日本皇室图书馆《诗经图》首次公开:是古人的十万个为什么

       后来,若水受白石之邀,写了一部《诗经小识》,成书于1709年,这是日本诗经学史上的第一部名物学著作。18世纪,日本的诗经名物研究方由此书而蔚然成风,如冈元凤纂、桔国雄画的《毛诗品物图考》(1785 年),中村惕斋、渊景山所纂《诗经图解》(收入早稻田大学出版部 1910 年出版的《先哲遗著》,细井徇、细井东阳的《诗经名物图解》,尾田玄古的《诗经图解》、佐久间熊水的《诗经图考》、岩濑的《诗经图说》等等 。
       中国的诗经名物研究则是很早就开始了,现在通常认为三国时陆机所作《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是最早的名物学著作,而最早的绘本,据《唐书•艺文志》载,是唐文宗时的《毛诗草木虫鱼图》,可惜现在已经失传。后世的诗经名物图谱亦蔚为大观,在此不一一列举,从后世影响来看,冈元凤的《毛诗品物图考》与徐鼎的《毛诗名物图说》,被认为是《诗经》图学史上两部代表性著作。
       《毛诗品物图考》成书于1785年,清末光绪年间,这本书被引进,便成了很多孩子的童年读物,鲁迅在《朝花夕拾•阿长与山海经》里讲了一个他小时候的保姆“长妈妈”给他找绘本《山海经》的故事,后来他自己又找了一套《毛诗品物图考》。

       

日本皇室图书馆《诗经图》首次公开:是古人的十万个为什么

       

日本皇室图书馆《诗经图》首次公开:是古人的十万个为什么

       

日本皇室图书馆《诗经图》首次公开:是古人的十万个为什么

       

日本皇室图书馆《诗经图》首次公开:是古人的十万个为什么

       《诗经名物图考》注曰“中国无象”,是以今度古,失考。
       对比一下另一本代表作:清人徐鼎的《毛诗名物图说》,此书刊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