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为什么?
  3. / 正文

记固始检察院公益诉讼团队

今年春节后的一个周末,我再次来到了泉河铺镇闫桥村,一年前垃圾成堆、污水横流的乱象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澈的河水、亭亭的翠竹和嘹亮的鸟鸣,大山在觉醒,春意在萌动,一位晒太阳的张大爷告诉我:“垃圾运走了,污水不流了,心情舒适了,就是俏吧!”我的心情也和他一样,有着说不出的快乐与幸福。

从2017年8月6日接到群众举报到2018年5月27日法院开庭判决,从泥泞小路上的调查取证到法院全部支持检察机关的诉讼请求,从污水横流到蓝天碧水,291天日日夜夜的奔波、操劳,还有煎熬和等待,就一个字——值!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忘不了技术科和民行科的干警多次调查才锁定铁证。

开启公益诉讼的“破冰之旅”, 技术取证是关键。公益诉讼团队的干警们三次现场勘查、两次水土检测、五次照相录像,才最终锁定污染证据。说易行难。干警们一次次到污染现场实地勘察,场地内刺鼻的气味呛得大家咳嗽不停。走访了当地多家村民,了解污染对周边环境造成的影响。民众的怒气和诉求让大家心痛不已,同时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很快,向县环保局出具委托鉴定函,环保局经过检测,向我院出具了具有全国通用的渗滤坑及周边水质检测报告,对此案的定性及层报审批工作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9年1月17日,以泉河案为背景,由我院技术科上报的《铁证》和民行科上报的《护佑青山绿水,彰显检察担当》同时被评为全市十大精品案件。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李德如在点评时说:“公益诉讼证据的举证到底是公益诉讼的起诉人还是被告,相关法律并不明确。《铁证》不仅反映了检察官的责任与担当,更在全市乃至更大范围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忘不了案件层报时等待的煎熬。

依据法律规定,全省前五名地方检察院拟决定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的案件,需要经过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审核批准。公益诉讼是新生事物,到底怎么办案?充满未知。所有人的心都在悬着,环境一日不修复,百姓健康每日都在受到威胁。如果最高检不批准,是不是所有的心血都付诸东流?2018年3月,最高检终于审批,固始县检察院就泉河铺镇环境污染一案向固始县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本案成为全市首例行政公益诉讼。

忘不了开庭前紧张的准备工作。

因为首例万众瞩目,绝不能出任何差池。敢第一个尝试螃蟹的人靠的不仅是勇气,更是万无一失的准备。大家来不及喘口气,就投入紧张的庭审准备中。虽有诉讼样本借鉴,但毕竟公益诉讼案件模式、程序全然不同。副检察长肖国兵和大家商量好出庭预审结构,成立了办案小组,并进行了分工,负责整理法律法规、辩论提纲、举证提纲、最后陈述意见和制作PPT。

那段紧张而充实的岁月,每个人回想起来都感慨万千,所以,我要感谢我们团队中的每个人,是他们给了我走下去的勇气和信心,晚上经常加班,甚至到凌晨,家里无暇顾及,但没有人有丝毫怨言。

这份出庭预案,大家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一方面,我们以侵权构成要件为框架,围绕行为、损害后果、因果关系等方面对证据进行归类梳理,严密证据之间的逻辑关系,对各证据的证明内容和证明目的加以明确,拟定举证提纲;另一方面,我们又以案件争议焦点为中心,预测多个辩点,多次进行模拟庭审演练,做好回应方案,对可能涉及的专业性争议,与专家辅助人员事先做好沟通,确保庭前准备和庭上应对紧密衔接。大家还提出了PPT示证建议,以照片、图表等方式将证据同步展示,果然,这样庭审效果更直观、更清晰。

2018年5月27日,对于固始检察院公益诉讼团队的每一个来讲,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固始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法庭座无虚席。上级领导,固始县各乡镇、县直局委负责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媒体记者共150多人旁听了庭审。副检察长肖国兵、民行科科长胡宏伟、公诉科副科长宋喜东以公益诉讼人的身份,有理有据地沉着应对被告方提出的每一个问题,牢牢把控着庭审主动权。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开庭审理,最终法院经合议庭评议,作出一审判决,支持检察机关全部诉讼请求,判令泉河铺镇政府在泉河边设置垃圾填埋场行政行为违法,责令该镇政府对垃圾填埋场及原堆放的垃圾采取补救措施,履行治理职责。这个时候,我们始终高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