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为什么?
  3. / 正文

为什么是呼经开?

  12月6日,一个普通的周五,但却是城投史上最为重要的一天,也可能是中国金融史上最为重要的一天。

  当天晚上,一份上清所关于“16呼经开PPN001”未能兑付回售资金的通知传出后,市场瞬间炸开了锅。过去四年间,国企、央企信仰相继破灭,今年银行同业信仰也被打破,唯独城投信仰金身不破。

  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16呼经开PPN001”的行权违约将打破这一信仰。一些交易员则称,Wind分类下“16呼经开PPN001”发行主体不是城投;一些则调侃称:因为违约了,所以发行主体不是城投;卖方固收研究员已哭晕:年度展望刚写好(城投不会违约)。

  “16呼经开PPN001”发行主体为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呼经开)。因为该单债券为私募债,其债券募集说明书和评级报告并未公布。

  记者独家获得的募集说明书和评级报告显示,呼经开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基础设施建设业务,2015年该项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92%。在政策风险方面,募集说明书特别提示了融资平台、政府债务政策变动风险,呼经开属政府平台已无疑问。

  事后看,呼经开违约并不意外:比如其发行PPN的2016年非标融资占比高达91%,2018年出现非标违约,显示融资异常紧张,同时财政、债务的腾挪空间较小。

  2018年,类城投债“17兵团六师SCP001”未能兑付,但违约两天后兑付了本息,市场也在高度关注“16呼经开PPN001”能否下周兑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已联系呼经开,但尚未获得回复。

  非标融资占比高达91% 且非标出现违约

  募集说明书显示,呼经开于2016年发行10亿PPN,主要用于用于偿还发行人部分金融机构贷款以及项目建设,其中用于偿还金融机构贷款金额4.84 亿元,用于项目建设5.16 亿元。

  在发债当年,呼经开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流动性紧张。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 年6月末,呼经开总授信余额33.36 亿元,剩余授信额度0.85亿元。这意味着呼经开剩余可用授信余额较少,可能会给未来的资金周转带来一定困难,产生资金不足的风险。

  而且,给到这些授信额度的仅有一家大行,其他主要是股份行、地方农商行以及信托、租赁公司。

  此外,呼经开非标融资占比非常高。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呼经开总融资余额57002.75 万元,其中包括信托融资23400万元,融资租赁25102.75 万元,委托贷款3500 万元,在融资余额中占比高达91%。

  从财务上看,非标融资占比过大,将增加公司利息负担,加大公司短期偿债压力,给公司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如果回看2016年这一年,去杠杆未启动,政府平台融资未收紧,货币政策稳健偏松。在这样宽松的背景下,呼经开却很难从银行融资,说明银行已经有警觉,所以呼经开只能通过非标融资。

  与此同时,债市利率教低,呼经开回头去债市发了一单PPN,也为今日之回售违约埋下伏笔:10亿元的发债规模已相当2016年有息债务的30%;当时除一家股份行对呼经开的贷款余额超过10亿外,其他机构贷款余额均低于10亿。

  某大型券商固收分析师表示,非标融资成本高,将加重城投债务负担,也侧面反映了城投缺乏金融资源,融资能力较弱。此外,在金融严监管、城投严监管两边政策的夹击下,非标规模整体缩减,城投非标到期接续的风险增加。

  2017年5月,去杠杆开启,财政部等五部委发布《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地方融资平台融资明显收紧,再融资困难。一年半后,呼经开信托计划被曝光违约。

  2018年10月,中江信托发布公告称,“中江国际·金马430号呼和浩特市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基础建设项目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出现违约。

  “金马430号”共分为六期发行放款,总计发放贷款4.3亿元,期限为两年(2016年借入)。借款人为呼和浩特惠则恒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呼经开作为担保方(前者为后者子公司)。据报道,造成违约的原因主要是资金很紧张,账上没有钱。

  收入依赖政府,但政府债务余额逼近债务限额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呼经开成立于2005年8月,其股东为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审计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