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为什么?
  3. / 正文

为什么B站(BILI.US)不会是“中国Youtube”?

美股 为什么B站(BILI.US)不会是“中国Youtube”? 2020年6月28日 08:12:53 智通财经网

“过去一年是B站蓬勃发展的一年,尤其是跨年晚会之后,明显可以感觉到B站的影响力在扩大。”在B站11周年演讲活动中,哔哩哔哩(BILI.US)董事长兼CEO陈睿说道。

当B站度过它的11周岁生日,用户们已经习惯于用“大破站”来调侃这个进入高速发展阶段的社区:用户层面于Q1提前完成了全年月活目标达到1.72亿;市值突破了陈睿此前画下的百亿美元生死线;内容层面则在持续填充多个品类,一级分类“知识区”于近日上线;创作者层面,诞生首个千万粉丝UP主之余,以法学教授罗翔为代表的“新人”UP主们活跃在新的领域。

几乎没有哪个社区产品能像B站一样,抓住一代人的精神需求,与其成长步伐保持同步,甚至是超前。从垂直的二次元文化,到多元青年文化,再到面向大众文化领域的探索,B站的成长始终源于社区本身——当主导社区的Z世代们(无论是UP主还是用户)蔓延出新的兴趣爱好与信息获取需求,B站也在以此为核心拓展社区的边界。

作为社区多元创作生态的代表,罗翔、腾格尔、周深、机智的党妹等UP主也出现在11周年活动现场。站在内部增长需求与外部竞争升维的驱动下,B站试图通过这场演讲,在这个节点向外界回答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什么是B站。

变与不变

“11年过去了,曾经我们的第一批用户,如果在20岁的时候开始用B站,现在也超过30岁,说没有一点变化,我觉得不可能。”陈睿在开场时说道。从社区用户、UP主群体到内容品类,变化伴随社区边界的扩张而发生。

首先是用户规模的扩张,2020年Q1财报数据显示,B站的月活已经达到1.72亿。陈睿表示,这个数字是三年前的三倍,五年前的十倍。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大部分时间里,社区用户的增长都是以内容为核心驱动力。B站CFO樊欣曾在2019年Q2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B站是通过社区内容而非营销支出累计获得新用户。

同样高速增长的还有UP主群体。2020年第一季度,B站的月活跃UP主已达180万人,月均投稿490万个视频,内容覆盖数千个品类。用陈睿的话来说:“中国最会创作视频的人,基本上都在B站做UP主。”

扩张的社区又反向UP主们提供了更广阔的成长空间,一个标志性事件是“老番茄”成为B站首位粉丝数量突破一千万的UP主。此之外,“敬汉卿”、“LexBurner”等多位UP主也在迅速向千万大关靠近。去年以来,B站围绕UP主的开展的一系列运营策略,也让这些活跃在“小破站”的优秀创作者们越来越为外界所认知。

UP主们的影响力不止停留在文化娱乐领域,面对卫生事件等重大社会公共议题,你同样能够感知他们的发声:“林晨同学”发出了武汉封城24小时的第一个实拍视频,“九磅十伍便士”用计算机仿真模拟了卫生事件传播路径。这些主动表达与积极发声最终因广泛传播而触达了更多角落。

第三个变化在于社区内容品类的扩充。从聚焦ACG,到音乐、舞蹈、科技、生活品类的增加,再到过去一年里科技、知识、财经、职场等相关内容的崛起,创作者的涌入让B站得以不断突破原有的内容边界。

新品类的扩充又让更多UP主开始活跃在B站,具有代表性的是“厚大法考”而走红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财经类UP主“半佛仙人”,以及健身教练“周六野”(她也是今年上半年最受欢迎的女性UP主)。

需要明确的是,B站对品类的扩充立足于社区本身的成长性,以用户群体和兴趣的拓展为基础。比如今年6月,B站上线的一级分区“知识区”,就是由原本的“科技区”整合升级而来。陈睿近日出席Rebuild 2020科技全明星峰会时表示,2013年创建科技分类,是因为当时用户中有很多科技爱好者。但随着用户兴趣的拓展与内容品类的增加,他们发现“科技这个词不够用了”。

因此,陈睿才会在演讲中强调,B站本身的属性,以及在内容领域的竞争力并没有因扩张而改变。

首先是用户结构的稳固。伴随着不同年龄与圈层的新用户涌入,B站的主流用户依然是年轻人——数据显示,过去三年新增用户平均年龄是21岁。

高留存是这一结构得以维持的重要原因,留住老用户能够稳固社区氛围,吸纳新用户则为社区注入活力。公开数据显示,B站创站前三年(即2009年-2011年)的注册用户至今留存率超过60%;与此同时,过去8个季度的新用户,一年后留存率平均高于80%。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