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为什么?
  3. / 正文

我们为什么可以自信

制度优势是一个国家的最大优势,治理竞争是国家间核心的竞争。制度稳则国稳,治理好则国好。2019年10月28日至31日,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全会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中华文化根基、深得人民拥护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是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巨大优越性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是能够持续推动拥有近十四亿人口大国进步和发展、确保拥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进而实现伟大复兴的制度和治理体系。

为帮助广大党员干部深刻把握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决定》说明的丰富思想内涵,本刊特邀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专家,从历史与现实的双重角度,从制度的细节入手,对国家制度和治理体系的优势及其生动体现进行通俗易懂的解读。

确保国家的政治稳定与前进航向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指出,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显著优势之一,就是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党的科学理论,保持政治稳定,确保国家始终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前进。这句话表达了两层意思,一是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是我们制度的核心组成部分;另一个是这个制度的比较优势,即可以确保国家的政治稳定和正确方向。

那么,我们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或者说,为什么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制度能够具有这些比较优势?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从历史与现实、国内与国外不同视角加以分析。

1840年鸦片战争后,历经多次变革和改良,也没有挽救清王朝的灭亡命运。1911年辛亥革命后,中国进入新的社会政治变革时代,即多党议会的民主政治时代,当时的社会政治精英把西方发达国家的议会政治视为瑰宝,把它作为推行中国政治现代化的不二选择。原因很简单,那时的人们在思想观念上认为,西方的民主政治是最先进的政治,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正如孙中山曾说,开明专制是老式的火车头,而民主政治就是个新式火车头。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当时社会政治精英会把西方民主政治作为一种优先的选择,甚至是排他性选择。

正是在这种思想认知下,再加上当时的中国各省各自为政,要组成一个统一的国家几乎不太可能。于是,当时采取一省一票的方式,通过一省一票的方式形成一个多党竞争的议会民主制度共和国。

走上多党竞争议会民主制度道路后,当时的中国一下子涌出了300多个政党,形成无穷无尽的党争,各党都各自运用自己的政治资源,用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来进行议会席位的争夺。这种争夺过程,最后导致了矛盾冲突不可调和,于是导致了宋教仁被暗杀之类的血案。经历这些之后,革命派又进行二次革命,袁世凯进一步镇压,最后解散国会,出现了总统独裁,多元民主政治宣告失败。随着袁世凯恢复帝制闹剧的失败,中国进入长年的军阀混战时期。在内,老百姓生活得非常苦,面对方方面面的威胁和压力,苛捐杂税,天灾人祸绵延不绝。在外,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非常低,屡受欺凌。这样的时代,何时才能结束?

经历了不断变革与革命,一批觉悟的中国先进分子逐渐认识到,推行西方多党民主制度,不仅没有给中国带来稳定、繁荣与发展,而且中国人民仍然处于被压迫、被奴役、被剥削的悲惨境地。中国的出路在哪里?中国人民在黑暗中思考着、摸索着、奋斗着。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了,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件。中国革命的面貌自此焕然一新。此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革命进入了彻底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新民主主义发展阶段,历经国民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长达28年的艰苦卓绝的英勇奋战,推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起新中国。新中国的诞生,标志着中国结束了长达100多年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屈辱历史,最终实现了中国人民梦寐以求的独立和解放。

正如毛泽东所指出:“为了建设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有中央的强有力的统一领导,必须有全国的统一计划和统一纪律。”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写进了宪法和党章。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的制度逐步发展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核心组成部分。在国家治理体系的大棋局中,党中央是坐镇中军帐的“帅”,车马炮各展其长,一盘棋大局分明。实践充分证明,党的集中统一领导这种制度设计,可以有效地避免在中国出现各自为政、一盘散沙的局面,而且可以确保国家政治长期稳定、国家发展中长期目标的实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