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为什么?
  3. / 正文

复盘《八佰》五场大战,为什么说它的战场戏是国内翘楚?

在《八佰》之前,四行仓库守卫战已经两次被搬上银幕。

就在战斗结束的次年,应云卫导演,袁牧之和陈波儿主演的《八百壮士》在武汉拍摄完成并及时上映,极大鼓舞了士气民心。

1938年版时长不到1小时,但制作颇费心思。

开头用鼓书介绍时局,租界观战、各界声援、女童军送旗等情节,奠定了后来两版的基本故事框架,结尾面向观众发出热血激昂的呼吁,是宣传抗战的时代呼声。

出人意料的是,当时的战争场面虽然简陋,却拍得颇为壮观激烈,已经有枪弹炸弹,还有大楼坍塌压死难民等特技场面。

1975年版《八百壮士》是大导演丁善玺的代表作之一,柯俊雄、杨群等明星的军官扮相儒雅俊朗,“一颗手榴弹,天堂地狱,我们来生再见!”的豪言壮语激荡人心。

这一版的战斗场面多了“护旗”一场,与同时期的《笕桥英烈传》一样,飞行和轰炸场面能看出有日本特技团队的辅助。

转眼40多年过去,轮到《八佰》登场。

这期间视听技术已经有了更新换代,时代审美和政治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何诠释这段历史,这场战斗,是新版“八百壮士”最大的看点。

单看战斗场面,毫无疑问,《八佰》可以算国内的翘楚。

空间感难得

全片的战斗戏分为五场,分别是“伏击/毒气”、“夜袭”、“强攻”、“护旗”和“冲桥”。

但是在说这五场戏之前,先说一个更重要的概念,就是“空间感”。

这是国产电影最为稀缺的特质,比票房和投资还难觅。而它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明星和演技。

优秀的电影不论什么类型,都非常重视营造空间感。《东方快车谋杀案》一上火车,哪个人住什么地方,交代得清清楚楚。

后面的戏码,都在几节车厢的这个大舞台上演。

《1917》不厌其烦地交代“无人区-德军防线-小镇-树林”的送信路线,细到穿过阵地的一路上要经过几个弹坑几个铁丝网都要先说明白。

一开始就与观众“共享地图”,是让人入戏的最好方式。

做出一个“局”来,观众对后面的戏剧冲突才有心理准备,不会产生“真蠢!你不会飞过去啊?”之类拆编剧台脚的念头。

可惜,许多国产电影普遍不重视这一点,往往一部片子看下来,观众对戏中的空间位置还是稀里糊涂。

这不怪观众,而是编导心里本来就是一团浆糊,没有利用空间来营造张力的意识,戏剧冲突主要靠“一哭二闹三撕”。

《八佰》的银幕空间由“二虚二实”组成,日军阵地和空中飞艇是“虚”,四行仓库和对岸租界是“实”。

虚的两处只是概念中的一个点,实的两处则是工笔细描。

四行仓库由战壕、天台、各层以及下水道组成,各有地势特点,构成攻防舞台。

苏州河对岸的租界则沿大街一线安排了大门、交际花阳台、赌场(刀子和蓉姐)、教授一家、戏台、露台(通讯社记者)等视点,由童军和报童往来串连。

四行仓库内部空间之间的交通转移,花样百出,作用在于营造攻守双方的激烈对抗。

仓库与对岸租界、空中飞艇之间则构成了“看与被看”的关系,甚至把它当做战斗版的《后窗》,亦无不可。

围观者各自不同的反应被细细切碎,犹如各色调料撒入战斗戏的“大餐”中,调出百般滋味。

影片由湖北保安团误入上海战场开始“入局”,一河之隔的两大片空间在“逃难”一场戏中被隔开,在逃兵、送信、送旗等情节中不断被穿越,累积的剧力在不断冲破各种细密划分的空间中得到累积。

最终在“冲桥”一场戏中,军民突破了两岸空间的阻隔,情绪在伸出栅栏的手势中喷薄而出,得到升华。

正因为编导聪明地让观众与剧中人共享了这一空间布局,所有的对抗、逃脱和声援才能如此惊心动魄,虽然是煽情,但并不落于下乘。

能如此营造并利用空间感的国内电影,可谓绝无仅有。

战斗戏出彩

影片的第一场战斗戏是日军试探性攻击四行仓库。

大门一落成了瓮中之鳖,里面的惨烈情形,观众只能通过枪弹爆炸声和破窗而出的烟雾来想象。

这招叫“曲笔传神”。黑泽明在《七武士》“久藏夺铳”一段里用过,杜琪峰拍《黑社会》“卡车火并”用过,徐浩峰为了彰显品位,也喜欢用。

但“山雨欲来”的氛围铺垫好了,得有真的暴风雨来临才行。

幸好《八佰》兑现得很快,甚至本质上来说,它是个《黑鹰坠落》和《十月围城》类的纯动作片,全片是按照战斗场面的逻辑和节奏来编排的。

第二场“夜袭”我很喜欢。首先是节奏,老算盘和端午俩人泅水出逃,与杀气腾腾的日军突击队狭路相逢,以淹死同伴的代价躲过衔枚疾进的日寇。

俩人在河中回望,发现无数日军正在大楼背面蚁附而上。端午终于忍不住出声示警,惊动民众敲锣打鼓,这才开打。

蓄足了悬念,也为端午最后毅然回头铺垫下了情绪基础。

楼内的缠斗综合了肉搏、枪战对射和爆破,在片中多数时候以模糊面目示人的日本兵唯有在这一段与守军白刃相向,因此着重展现了他们的凶悍。

羊拐险险躲过破腹之灾,将日本兵一刀断喉。打扫战场时还有日军用手榴弹反扑,可惜的是CG血浆用得有点假。

这一段结束在灯光大亮后双方的无掩护对射,一场戏几乎调动了楼内上下内外的所有空间,在室内拍出了战争的惨烈和血腥。

第三场是全片的“戏肉”,对抗最为惨烈。

通过记者的消息到报童的叫卖,先交代了日军“三个小时拿下四行仓库”的疯狂攻略,是“局中有局”,进一步强化了戏剧矛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