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为什么?
  3. / 正文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想谈恋爱了

原创 复旦人周报 复旦人周报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想谈恋爱了

美国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艾里克·克里南伯格在《单身社会》一书中写道:“一个单身时代正在到来。”
在当代,主动单身早已不被视为新闻。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单身人口已达2.4亿,我国正经历第四次单身浪潮。相比于以往,当代的单身潮中,出现了更多主动选择单身的青年群体,其中又以北上广等超大城市青年、高学历青年为多。
独身主义兴起,当代独立青年不再将伴侣视为必需,对于爱情消极面的容忍度直线下降,更多的人开始呼唤“不恋爱的自由”。
我们采访了8位不想谈恋爱的同学,倾听他们对爱情说“不”的心声。
编辑 | 杨昀潞 俞靖昊
记者 | 项安易 郁淳言
文 | 项安易 郁淳言
爱情可以被替代
几乎所有受访者都提到,能提供舒适关系的不只是爱情。
受访者瓜农说:“对大学生来说,每个人的生活线是固定的,平时做的事情就是微信聊聊天、出去吃吃饭、看看电影、逢年过节出去跨个年。这些,和朋友也可以做。”对于总能找到朋友聊天、倾诉的瓜农来说,恋爱关系并不是必须的。女生Sunny也有类似的感受,比起男友,她能更肆无忌惮地与姐妹吐槽和倾诉。“女生更懂女生,情绪问题完全可以用友情消化掉。”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想谈恋爱了

| 美剧《汉尼拔》剧照,来源于美剧网
爱情的替代品不止友情。
比如追星。奶糖没怎么想过找男朋友这件事,她说到,维持对偶像的热情需要耗费时间与精力,对现实中的人的关注自然减少。除此之外,追星能带给她极高的愉悦感,烦躁时看一段偶像的演唱视频,心情顿时变得明朗起来,而谈恋爱是否具有提升生活幸福感的作用,还是个未知数。
对奶糖来说,偶像艺人所提供的是一段将自己安置在和对方的亲密关系中的假想。偶像工业源源不断地为粉丝提供能够证明她们“与偶像处于一段亲密关系之中”的素材,如举办粉丝见面会,向粉丝比爱心手势,在社交网络上和粉丝展开互动等行为。这样一种被多方构建出来的“亲密关系”虽然从本质上来说是虚拟的,但却能给年轻人提供巨大的愉悦。奶糖也承认,粉丝群体内外部的磨擦会不可避免地磨损她的热情,但只要将注意力集中在偶像一人身上,就依然可以获得巨大的幸福感。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想谈恋爱了

| 偶像演唱会现场,拍摄:郁淳言
除去友情与追星,亲情、爱好等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替代爱情。我们为什么需要亲密关系?有人认为是为了幸福,有人认为是对“被理解”的需要。但总而言之,对瓜农、Sunny和奶糖来说,爱情不是获得它们的唯一渠道。
缺乏爱的勇气
阿克来自重组家庭。父母离婚,自己跟着母亲。进入新的家庭后,她常常感到被忽视,一直费力迎合继父和母亲的喜好以赢取关注,随时害怕被抛弃。“爱对我来说是要努力争取的,而不是天然可以获得的。”她恐惧自己“不值得被爱”,也不知道爱别人应该是什么样子。
在缺乏安全感的环境下长大,当阿克遇到爱情时,她依然充满恐惧。
在上一段感情中,阿克遇到了支持她、鼓励她、肯定她的价值的男友,“是他让我知道,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个样子。”但对方最终以“在一起压力太大”为由,提出分手。她痛苦地感到“自己因没有价值而被抛弃,正如小时候被弃之不顾一样”。
现在的阿克对他的喜欢并未变淡,但却不想再谈恋爱了。“很怕自己不能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他,很怕自己又搞砸。那样太难过了。”她害怕自己再次承受被抛弃的痛苦,选择了回避。
Sunny也有类似的感受。在整个成长经历中,她自感从家庭中接收到的爱太少,尤其是母亲,极少给予她充满爱意的表达。现在的她,“只要一个人待着,就觉得心里空空的”,她仍在渴求源源不断爱的输入来补全自己,而不敢作爱的输出。“我还不能足够地爱自己,我怕不能好好地爱别人”,Sunny因此拒绝在现阶段开启一段亲密关系。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想谈恋爱了

| 美剧《摩登家庭》剧照,来源于美剧网
除此之外,自卑和不平等也扼杀着爱的勇气。
小z没有谈过恋爱,但在初高中各有一次暗恋经历。
初一时,她被一位篮球特长生吸引。每场有他的球赛,总聚着许多人加油喝彩。他开朗,善交际,深受异性的欢迎。相比之下,小z性格内向害羞,“基本没有什么男性朋友”。他们之间的距离造成了小z的自卑:“ 既然有这么多优秀的女生在他身边,他为什么一定要关注我呢?”而最终对她造成沉重打击的,是他向闺蜜的表白。
高中时期,小z再次陷入一场不平等的暗恋。对方是公认的班草,这让小z有了容貌焦虑。“他太帅了,而我觉得自己有点胖,”小z说,“我就觉得自己不太能站到他身边。”
回顾过去,她用“仰视”来描述自己在两段暗恋中的状态,总觉得自己还不够优秀,还“不配”与喜欢的他并肩站在一起。在这些优秀之下,小z将不满足标准的自己放在了低微的位置,心中追爱的小小火焰也被掐灭了。
自卑的糟糕感受,让小z有些害怕再经历一次类似的状态,再次深陷仰视对方的角色设定。“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最好的状态应该是平起平坐的,而不是我要一直小心翼翼地仰视他。”
不会有永恒的爱情
有了爱的勇气,却不一定始终相信爱情。
曾经,爱情在申奥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它可以让我变得温柔起来。会让你真的愿意为一个人付出所有。就觉得……还蛮神奇的。”
去年的5月20号,申奥为正在支教的女友策划了一场惊喜。他悄悄飞往她所在的城市,请朋友帮忙将她约到餐厅,然后捧着花束,出现在了毫不知情的她面前。
女友哭了,冲上去紧紧抱住他。餐吧正好奏着浪漫的情歌,众人的欢呼响起,申奥也流下了眼泪。
但对方的变心来得猝不及防。同年九月,女友提出分手;第二天,申奥便在微博看到她和一个陌生男孩的合影。看不下去的女友室友告诉他:其实,她早已开始与男孩约会。
申奥愤怒之余,心中也慢慢生起了几分感慨:“她们不会一直喜欢我的,总会有不喜欢的那一天。” 这成了如今申奥不想谈恋爱最重要的原因。
分手会结束一段爱情,也往往会结束“永恒”的爱情观。“没有永恒爱情”的心理预设,让许多人刻意远离真诚的爱情。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想谈恋爱了

| 韩剧《没关系,是爱情啊》剧照,来源于优酷网
申奥与女友分手后,为了排遣寂寞,曾先后接受过两个女孩的表白。两段关系最终都草草收场,申奥愈发觉得,对爱情没有了盼头:“你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经历了很多段快餐式爱情,会觉得爱情也变得没有意思了。”
申奥觉得,“为谈恋爱而谈恋爱”在自己身边十分普遍,很多人轻易地开始一段恋爱,或为走出上一段恋情,或为消磨时间,又或者只是看到身边的人都脱了单、自己也不容掉队。
甚至,爱情也可能是“卷”的产物——同伴压力的来源,已经从学业、事业扩展到了恋爱经历。爱情被物化,成为自身魅力的证明与攀比炫耀的资本。
目的性过强的亲密关系,缺乏彼此间的深入了解与感情基础,少了真挚强烈的情感交融,也禁不住细小的摩擦磕碰,往往速成、来去匆匆,只会让人对爱情愈发兴味索然。用申奥的话来说,“谈了很多次这样的恋爱后,等到真正喜欢的人出现,你已经不敢确认自己的心意了。”
享受自我就够了
同申奥一样,宓芙也看不到爱情在未来的模样,因为对她而言,最理想的爱情已经随着那段最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时间轴退回到高中,一个相对闭塞、不用考虑太多的生活环境,又未被日常琐事耗尽热情,一个人会很容易陷进一段感情。恰巧在那时,宓芙遇上了她的初恋。同校同班,一起学习做事,有着数不尽的共同话题。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她借用《牡丹亭》的题记来形容那段独一无二的情感经历。“舒服”“纯粹”“充实”“投入”,也成了那段旧时光的代名词。
后来的某天,宓芙突然意识到,她爱的不是具体某个人,而是“现在早已岁不我与的好时光”,恋爱则是这段好时光的附属品。她认为,当她享受爱情时,其实是享受某段关系中自己的状态,而在那段可以抛除一切杂念,全情投入学习的时光里,正好有一个人跟她一起分享这种感觉,正好对方表白了,所以她欣然答应。
只是美好的时光终究会过去。相处久了,宓芙渐渐感到和初恋交流有些障碍,她不喜欢在恋爱关系中,小心翼翼拿捏某些话该不该说、不自然的自己,“不如做普通朋友”。意识到自己的感受并不舒服后,她果断选择分手。
“我可能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人,一切都要建立在我觉得这个状态是令我舒服的前提之上。”
找回状态后,她进入过新的恋情,又黯然退出,有过不少暧昧对象,但都无法给到她需要的那种心意相通。世俗意义上的爱情好像越来越难获得,反倒是读书、听戏的爱好,和自家的猫更能让她感受到精神上的完满与自洽。
更多的时间被用在思考和自我的关系上。接纳自己,相信自己,全心全意地爱自己,而不是把希望放在可能并不靠谱的“别人”身上。
“到底要男女朋友干什么?”宓芙认为人们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那么需要一段亲密关系。
小槿对此深有感触。闲暇时,她常常思考爱情的意义是什么——“总觉得是生活的分享与情感支撑”。然而对她来说,这部分需求通过记日记、发微博的方式就可以得到满足。唯一需要爱情的时候,是深夜走出五六教担心个人安全,想找个能够保护自己的人。
“可能对象就是个工具人吧”,她期待的是一种安全感,而非陪伴感。
后来三教开放了通宵自习室,小槿不再担心安全的问题。宓芙受《庄子》影响深刻,一个人生活与两个人相处,在她看来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对于当下“单身”这个状态,她们很满意。
参考资料
[1]宋月萍.单身族群带来的文化空间与发展向度[J].人民论坛,2020(34):104-106.
[2]陈昕苗,卫甜甜,任明明.城市单身青年的身份认同探究——基于社会互构理论的视角[J].北京青年研究,2021,30(01):13-21.
[3]高寒凝.虚拟化的亲密关系——网络时代的偶像工业与偶像粉丝文化[J].文化研究,2018(03):108-122.
[4]《年轻人何止不想结婚,有人连恋爱都不想谈了》,《南方周末》, 2018.
原标题:《特稿 | 情人节之后: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想谈恋爱了》
阅读原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