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为什么?
  3. / 正文

实录|他是“八仙山土豹子”,一个人在天津深山里默默护林33年!

17岁,他不顾家人反对,一头钻进深山,当上了一名护林员。

33年来,他曾跟野狼面对面,还差点落入蛇口;他曾被盗采草药的村民指着鼻子威胁,也曾救助过迷失在山林里的游客;他一次次带领科研人员翻山越岭寻找珍稀动植物,自己也不知不觉成了半个专家。

33年来,他守护的这片山林,从未发生过重大火灾,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他却落下了一身病痛,即便如此,他依然心系山林,痴心不改……

他,就是蓟州区八仙山护林员朱金宝。

实录|他是“八仙山土豹子”,一个人在天津深山里默默护林33年!

▲朱金宝在八仙山主峰留影

别人向往花花世界,他却偏往深山里钻

蓟州区八仙山坐落在天津市蓟州区北部,总面积53.6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到95%,这里是我国华北地区少有的天然次生阔叶林区,也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从八仙山脚下,沿着蜿蜒起伏的山路前行6.5公里,眼前出现了宽度仅一米左右的石头台阶,顺着石阶望上去,能看到远远的山尖上,坐落着一个石头小屋,那就是朱金宝驻守的观测站。 

实录|他是“八仙山土豹子”,一个人在天津深山里默默护林33年!

▲朱金宝前往主峰观测站

朱金宝穿着橙色的工服和黑色的运动鞋,头戴一顶黑色的运动帽,上山时脚步稳健、气定神闲,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一位年届半百的人。

今年50岁的朱金宝从小生长在蓟州区下营镇太平沟村,村子就在八仙山的一座山谷里,从小,他就到山里放羊,整天跟着羊群在山沟里转,却从来不会迷路。羊停下吃草的时候,他就看山、看树、听鸟叫,多久也不觉得闷。

1988年秋天,当地的国营林场招工,17岁的朱金宝知道后,自己跑去报了名。回家一说,家人却都气坏了。当时,正值中国改革开放10周年,山外的变化日新月异,很多村里的年轻人都想办法走出山区,去见识外面的世界,可朱金宝却偏偏要往山里跑。

“那个时候,山里头没路,也没电话,人一进去一个礼拜,家里都不知道你人咋样了,所以都担心。”朱金宝说,“我爷那会儿还活着,气得拍着炕头说,往山里去干啥?”

朱金宝从小是爷爷抱大的,他也最孝顺爷爷,可这件事儿,朱金宝还是没有顺爷爷的意。

我就是个山里娃,除了山也没见过别的。我就爱往山里跑,说好听点儿,这叫‘山里的孩子心爱山’嘛。”朱金宝说着,咧开嘴笑了,常年因风吹日晒而显得黝黑的脸上,挤出深深浅浅的皱纹,但看着大山的眼睛里,却依稀流露出年少时的调皮。

1988年11月,倔强的朱金宝不顾家人的反对,走进国营林场,成了一名普通的护林员。护林员值一个班要连续在山里守7天、下山歇7天;再上山守7天……一年365天,就有半年都在山上。他就一头钻进深山里,这一干,就是三十几年。

与狼对视,险些一脚踏进蛇口

其实,从一开始,朱金宝就知道当护林员很辛苦,因为护林员必须每天都在山里钻来钻去,要防范森林火灾,还要防止有人盗猎和盗采。但那时候的他血气方刚,觉得对自己来说,钻山沟不算个啥,可真干起来他才知道,要想当好护林员,必须有一双铁脚才行。

“那时候山里根本没路,全是靠我们用脚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朱金宝说。

八仙山山势险峻,很多陡坡的坡度能达到六七十度,朱金宝每天爬上爬下,单位发的绿胶鞋,他一个礼拜就穿坏一双。有时赶上天气不好,坡陡路滑,从山上摔下来是常有的事儿。有一次,朱金宝从一个陡坡上下来,冲劲太大脚底不稳,眼看就要滚下去。他情急之下,伸手扶住一棵树,想借力减速,没想到,那是一棵死树,树根早已朽坏,他一扶,树倒了,带着朱金宝一起摔落坡下。朱金宝被摔得头晕眼花、浑身酸痛,好半天才爬起来。

我现在这条腿上还有个坑,就是从坡上掉下来摔的。”朱金宝用手摸着左小腿说,“那会儿身上经常都是青的。”

实录|他是“八仙山土豹子”,一个人在天津深山里默默护林33年!

▲朱金宝进山巡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