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写?
  3. / 正文

医院抢客、助写文案、审核松懈,水滴筹们“野蛮生长”

综艺节目《奇葩说》有一期的辩题是:“给走投有路的人捐款是不是蠢?”

这期节目里有个叫黄执中的正方辩手,他说当善良到跟菩萨一样的时候,你会巴不得自己有千手千眼。

”为什么要千眼?一是我能看尽世间的苦难,不要遗漏,二是我能看清这件事情的方方面面,不要被蒙蔽。”

恐怕被他说中了,但给走投有路的人捐款不是蠢,而是信息不透明在作祟。

前几年“乞丐月入过万,拥有两套房产”的事情被曝光,人们才知道原来地铁、大街上好心施舍过的乞丐,有些比他们中的大部分活的还好。

这件事后,假的行乞者越来越少,但因为他们的欺骗导致那些真的需要帮助的人也得不到帮助了。

硬币总有两面,凡事都有好坏。

1

6月12日,水滴公司宣布完成超10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博裕资本领投,腾讯公司、中金资本、高榕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跟投。

这是水滴公司今年完成的第二笔融资。今年3月27日,该公司完成5亿元B轮融资。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水滴获得的融资总额超过15亿人民币,创下互联网健康险与健康保障领域今年以来最高融资记录。

创造记录的同时,水滴公司也陷入了巨大的社会争议。

据新周刊报道,今年4月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脑溢血住院。5月1日,其妻张泓艺以吴鹤臣父母的名义在水滴筹上发起100万元的筹款。

名人、重疾、贫富、捐款,这件事迅速引发了关注。吴鹤臣的家庭在筹款页面上被认证为“贫困户”,但有网友发现他们家在北京有两套公租房、一辆车,父母退休金过万,有医保,夫妻双方一个是相声演员一个是运动员。

医院抢客、助写文案、审核松懈,水滴筹们“野蛮生长”

还有不少知情网友反映,治疗脑溢血的费用不需要100万。根据微博后缀显示,张泓艺在吴鹤臣生病后,还入手了售价5000+的高端手机。

甚至还有网友扒出了筹款平台背后的造假产业链。有人专门开网店,提供虚假病历、撰写筹款文案,要惨、要感人,要让人一读就想捐钱,而代写500字只要50元。

医院抢客、助写文案、审核松懈,水滴筹们“野蛮生长”

但这只是筹款平台灰色产业链的冰山一角而已。

吴鹤臣筹款事件暴露出来的是,个人在筹款平台发起筹款,其个人资产、动机和款项用途的不明确,以及相关平台审核机制存在漏洞。诚然在相关法律法规尚待完善的情况下,筹款平台对筹款人真实情况的审查存在不便,但事实真的如此么?

2

这里我们需要明确的一个概念是,筹款平台上发起的个人筹款项目,一般不属于慈善募捐。

知乎上有一个高赞回答解释了这个问题:只有民政部备案编号的才是官方认定的慈善募捐,没有的请把它当做普通的商业融资行为。

其中的区别在于,备过案的慈善募捐都会做背景调查,也就是资质审核。而个人筹款根据相关规定,个人发布筹款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也就是说,筹款平台本身没有资格去审核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信息,只能依靠筹款人的自觉和社交审核。但也正因为如此,“恰好”给了一些筹款平台快速获取用户的“便利”,例如故意忽视一些情况,甚至鼓励“造假”。

全天候科技就曾报道过,筹款平台的志愿者也就是地推人员,往往驻守在重点医院和医院的重点科室。在医院里,这些志愿者们会给患者和家属发名片或者宣传页,核心目的只有一个——到平台发起筹款。

为了完成KPI,鼓励用户到平台上筹款,志愿者们甚至默许筹款者在填写筹款内容时,隐瞒一些真实的情况。比如有患者问询是否可以将家庭收入填低,一位众筹平台的志愿者明确表示“可以”。

医院抢客、助写文案、审核松懈,水滴筹们“野蛮生长”

志愿者们的热情并非盲目,据报道称,除了底薪志愿者们还有绩效可拿。每月有固定拉人数量,比如促成20个人在平台上发起筹钱,志愿者就能拿到6000元绩效。

与此同时,筹款平台在资质审核层面也存在问题。此前第一财经报道,筹款平台的客服明确表示,线上提交图片资料即可办理,平台并不会亲自到医院核实病情。水滴筹就曾被曝,有人用假病例通过平台审核。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某男舒立 在微博上就分享过真实案例。

医院抢客、助写文案、审核松懈,水滴筹们“野蛮生长”

知乎用户也有过类似的分享。

医院抢客、助写文案、审核松懈,水滴筹们“野蛮生长”

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