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写?
  3. / 正文

八岁女孩写诗有模有样 梦想成为歌德一样的诗人

  虽然知道自己的女儿有些精灵古怪,经常会冒出些奇怪的想法,也经常会说出或写出让她这个成年人都觉得吃惊的语句,但冰城女孩陈钰的妈妈王亦杰没有想到,自己正在哈市香坊小学上三年级的8岁女儿,居然有一天会写出诗来,而且,很多诗句还那么漂亮,像模像样。而王亦杰和自己的爱人,都只是哈市的普通工人,自己虽然也热爱文艺,年轻时也会喜欢汪国真、林徽因的诗,但于诗歌也并无太深的了解,也并没有刻意地引导女儿去写诗。但一个月前的一个夜晚,她随手写下的一句话,却被女儿接了下去,成了孩子创作出的第一首诗……

  妈妈的一句话竟成了女儿的一首诗

  王亦杰自己也喜欢自己写点儿东西,有时候是记录女儿的成长片段,有时候仅仅是自己的片思偶得,一个月前的一天夜晚,因为爱人常年在外工作,独自在家陪伴女儿的她,无意中在日记本上写了这么一句话:“时光的留声机在那一秒钟停止”,正好被在一边玩耍的小陈钰看到了,抢过笔来,接了下去:“轻盈的脚步也只有一秒钟。当那一秒钟走过,就像有人从你身边擦(肩)而过。当那一秒钟走过,他就不会再回头……”妈妈在一旁有些惊呆了,这不就是诗吗?虽然当时的女儿还并不会分段,也还有一些错别字,但那语言,分明就是诗的语言。后来在她的启发下,小陈钰又对这首诗进行了修改,就这样,她的诗歌处女作《时光的留声机》诞生了——

  在那一秒钟,时间停止。

  指针不再转动。

  但那轻盈的脚步

  只有一秒钟。

  一秒钟,有人与你擦肩而过。

  一秒钟,它永远不会再回头。

  一秒钟,流逝了

  你的呼吸,我的心跳。

  在那一秒钟

  我伸手接住了灵魂的树叶。

  我改变了。我成为另一个我。

  我改变了。我迎接另一个我。

  我改变了。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妈妈开始有意引导女儿写诗,前段时间哈尔滨一直下大雨,小陈钰随口就说了一句:“我们都是雨”,妈妈就启发说,“是不是还应该有一个时间啊?”小陈钰就说出了让妈妈也让后来看过这首诗的人为之惊讶的诗句:“我们都是时间的一场雨”。(《夜雨》:夜雨,静静的(地)落了下来/它滋润着大地,花草/它不顾一切的付出/直到消失/我们都是时间的一场雨)还有一次,王亦杰和女儿一起下棋,她就问女儿,能不能以《棋》为题写一首诗,没想到也就三四分钟的工夫,小陈钰就写了出来:

  棋子的天空,

  无边无际。

  大地也看不见尽头。

  人生都是一盘棋。

  当你找到你的幸福时,

  棋盘的花朵开了。

  她的小脑瓜里充满奇思妙想

  王亦杰说,在生活中,小陈钰也经常会说出一些让她惊异又忍俊不禁的话来,她也常常会把这些话记下来,“因为我觉得把这些东西串联起来,就是她的童年。”她说,还在小陈钰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孩子在等爸爸好久没有回来,就对着一张纸在自言自语:“怪了,我画了一张饼,怎么看了半天,我怎么还饿呢?”还有一次,她领着女儿过马路,当时有些着急,一辆车擦身而过,当时还只有6岁的女儿就跟她说:“人生千万不能着急,一着急就会出错”。在听完贝多芬的《第一交响曲》后,她会在日记里写到:“他进入了人生的第一扇门,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幸福的种子开始发芽”。

  从小陈钰三岁的时候起,妈妈就有意引导孩子写日记,后来她发现,其实在孩子的日记中,就已经渐渐有了诗一样的语言,比如去年母亲节的时候,小陈钰就在日记中这样写到:“亲爱的妈妈:您为什么那么快地老去?还是那一条条的皱纹是时光的痕迹?”

  小陈钰其实并没有读过太多人的诗,她迄今为止读过的唯一一本诗集,就是《海子的诗》,她说她最喜欢的就是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给记者背诵了起来。当妈妈跟记者说,其实并不想让她读海子后期诗歌的时候,小陈钰忽然插嘴说,“我觉得他后期的诗,有点儿悲伤,有点儿绝望……”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记者真不敢相信,这话会是从一个8岁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

  我的梦想是成为歌德一样的大诗人

  小陈钰的读书量超多,小小的年纪就已经读了《上下五千年》、《三十六计》、《汤姆叔叔的小屋》、《格兰特船长的女儿》等大量图书,而且现在越来越喜欢看成年人看的书。而且她的记忆力也出奇的好,在小陈钰最喜欢也最崇拜的班主任、语文老师马丹的印象里,很多书只要小陈钰读过一遍,就能大段大段地复述出来。这一点,记者也在与小陈钰的交流中得到了验证,她说她现在最喜欢看的是龙应台的那本《孩子,你慢慢来》,当记者问她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时,她立刻就跟记者复述出龙应台写当安安有了弟弟,觉得自己被抛弃时的那段问话: “妈妈,我的头发不软吗?我的手,妈妈,我的手不可爱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