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怎么写?
  3. / 正文

【农工画坛大家榜】荣枯阅尽几春秋

朱梅村是新世纪以来重新梳理中国画血脉千年的承继与发展后,认定的又一位画坛大师。五代宋元开辟创立的中国恢弘的绘画体系,至清初四僧、八怪革新后三百年的传承,中国画始终在传统与变革相峙相融的争论中前行。上世纪中叶,有激进者将争论置为斗争,传统成封建之物,宗宋元将文人画推向一个高峰的巨匠吴湖帆只能留下“待五百年后人论定”的慨叹。细品近百年画史,西学东渐,在借鉴西方绘画改造中国画的历程中极大地影响了中国画的走向,致使对中国画的主流评判带有强烈的西方意识。就如京剧之生旦净末丑,仅弹指五十年,人们便认识到中国画的传统是人类艺术更为珍贵的瑰宝。吴湖帆艺术的继承者朱梅邨由此现出了他的光芒。

IMG_2701(20200727-171010).PNG

沪上有独眼半聋居士,鬻画为生,废一目一耳却天高海阔,观貌相常等却侠骨清风,笔墨飞扬而雅丽,气度含纳而超逸。此奇士朱梅邨也。

少年蒙幸入吴门

1911年2月25日,奇士朱梅邨降生在苏州一个富商家中,名昌兆,字梅邨,别号花野渔人。朱家为朱元璋之后,为避战乱自安徽逐渐南迁至苏州。父亲朱戊吉虽商却喜书画,在苏州文人雅士中亦有誉名。原配马氏生下第二子兆其后病逝,朱戊吉迎娶吴湖帆的二姐吴蕙菁为继室。吴蕙菁贤淑,待兆昌、兆其如己出;朱戊吉疼爱,因吴蕙菁喜闺中洋楼,遂建西式“万古长春楼”表心,一时成苏州街巷佳话。

疼爱吴蕙菁的不止朱戊吉,吴湖帆对这个二姐有着另一番深厚的感情。吴大瀓甲午山海关兵败革职回乡后寄情收藏,可叹的是生有六女,唯一的儿子九岁夭折,眼看老矣却无人继承一生的所藏。得知长兄吴大根的独子本善又得一儿翼鸿后,就将吴大根长孙吴湖帆过继为孙,不料翼鸿三岁夭亡,吴湖帆只好做了两房兼祧之孙。二姐吴蕙菁格外疼爱这个过继出去的唯一弟弟,在吴湖帆六岁时便伴吴湖帆在瑞芝堂吴大徵宅中一起开蒙读书,感情甚笃。

朱梅邨虽年幼失恃,因继母的淑贤并未缺少爱,在他懂事后朱戊吉便请了苏州城的吴门大家樊少云为他开蒙学画。天赋使然,朱梅邨学画的执着非一般学童可比,樊少云为打好他的习画基础,教授他画山水先要攻树石,而攻树石则要学会画枯枝,他领教后竟用一年的时间练习树石与枯枝的技法。但不幸的是就在他小学毕业考入苏州第二中学后不久突患中耳炎。民国初年抗生素还未发明,致使他一耳失聪,不久又一目失明,被迫退学,回家入读私塾,受教于名士王康吉。朱梅邨成年鬻画为生后,自署独眼半聋居士,虽有自嘲之意,却凸显了他的自强与自信。不过还是少年的他在退学的那一刻该是何等的悲伤。难过的还有继母吴蕙菁,她一定伤心得落泪,也一定将坏极的心绪向弟弟吴湖帆倾诉。

东流之水即使山崩阻流,也有倾泻入海之道。吴湖帆是一个极具仁爱情怀的文人,何况是二姐之子,朱梅邨的不幸触动了他的爱怜之心,决意亲授朱梅邨的画艺,给残疾的外甥一个安身立命的本事。一代宗师收下了他的第一个弟子,这种机缘在少年朱梅邨和朱吴两家看来或只是普通的家事,但用画史流传的目光,这实是新一代吴门画派再次开枝散叶的时刻。朱梅邨幸也。

这年梅郎十三岁。

吴湖帆是将朱梅邨当儿子看待的,平时常常唤他老大,这是把他与自己的长子长女孟欧、思欧相列而言的。这种感情初始确因与吴蕙菁的姐弟胞情和对朱梅邨不幸的怜爱,但在日复一日的教习中,他逐渐发现了朱梅邨惊人的绘画天赋,只要点拨他,甚至只是言语的指教,这个孩子都会领悟到笔端,然后交上令他欣喜不绝的习作。

一件家事可见他们之间的感情。1935年初,由吴湖帆、张大千、叶恭绰发起的“正社画会”应国民党元老、南社诗人叶楚伧之邀到南京举办画展。吴湖帆中年后因为白天应酬过多,只好在夜间作画,与众多成名的画家一样为提神养成了吸食大烟的嗜好,出远门是必带上烟枪而行的。恰在这年南京颁布了严厉的禁毒法令,最高可判死刑。吴湖帆有惧,上火车前将烟枪交给朱梅邨藏于身上,直到车抵南京。其实一路有叶楚伧的人陪同不会有事的,但他还是让朱梅邨做了回“跟班”,而朱梅邨也责无旁贷地承担起做义子的责任。

吴湖帆教授朱梅邨是用尽心血的。初教时他发现朱梅邨在樊少云的教授下,小小年纪已经有了扎实的基础,但笔下缺少法度。每个画家的笔墨都是有路数的,即所谓的传承,吴门宗清四王,明四家,上溯宋元,方融汇百家开创未来,而朱梅邨虽习六法,可不清晰。他为这个小弟子打开了吴家藏室,取历代名画让朱梅邨观赏临摹,他则一一讲解名迹的艺术要处和笔墨传承的流序。朱梅邨是幸运的,习中国画不同于西画,是以临摹为基础,笔墨的掌握非写生能学得,而以古迹名画为范本则是习画的最佳途径。吴湖帆的古书画收藏实谓江南第一藏家,藏品之精,种类之全,可列画史,朱梅邨小小的年纪便浸淫在这样的画海中实属奇迹。

IMG_2703_副本.bmp

网站地图